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新30影18] 蝶變

非一般的武俠片(1)



年份:1979年
監製:吳思遠
導演:徐克
編劇:林凡、林志明
演員:劉兆銘、米雪、黃樹棠、張國柱、陳琪琪…


《蝶變》主題曲+精華片段4分鐘版:
video


最近徐克完成了個人第五十部執導作品《通天神探狄仁傑》,是一部富懸疑色彩,具有推理元素的武俠片,徐克電影裡出現這樣的題材並不算陌生,他的第一部執導作品《蝶變》,也有著懸疑推理和武俠兩大元素,同時極為風格化,甚至可說徐克電影的某些習慣在當時就可見端倪。

《蝶變》最常伴隨「香港電影新浪潮」被提起,1979年下半年,幾位新導演不約而同推出第一部電影作品,包括《蝶變》、《瘋劫》(許鞍華)、《點指兵兵》(章國明)和《行規》(翁維銓),當時開始有電影雜誌加以議論,而被視為香港新浪潮的第一批作品,會被稱為新浪潮,當然有些東西和以往的不同,就片種來說,這些電影並非前所未有的類型,然而它們不約而同以新的手法和角度詮釋舊有的題材,其中《蝶變》又是作得最明顯的一部,企圖將武俠片這種由來已久的類型片作顛覆,雖然結果不盡成功,但無疑是一次創意的展現。

各方面的不按牌理出牌

徐克和多數新浪潮導演一樣出身電視台,在大學畢業後,徐克本來當了記者,當時的所見所聞亦對後來他的電影產生影響,1977年,徐克回到香港加入TVB,原本打算繼續新聞工作,但當時TVB正需要拍劇人才,唸電影出身的徐克被調去拍劇,但只是創作組中的眾人之一,尚未闖出名堂,直到1978年,佳視挖角TVB的周梁淑怡擔任總經理,大張旗鼓發動「七月攻勢」希望打響招牌,徐克也跟著過檔佳視,在佳視,他以電影實景手法和靈活的影像語言,拍了六集的短篇連續劇《金刀情俠》,受到普遍的讚譽。

佳視的「七月攻勢」砸下大筆銀彈,但成績未如預期,沒多久後佳視就因財政和人事各方面原因,在1978年10月倒閉,佳視倒閉反而讓徐克能更早進入電影圈,他因《金刀情俠》突出的口碑和個人風格,受到一向敢於發掘新人新題材的吳思遠看重,《金刀情俠》是武俠劇,因此徐克第一部電影拍武俠並不讓人意外,《蝶變》就這樣應運而生。

新人新氣象,徐克是新導演,編劇和資料蒐集是23歲的新人林志明,《蝶變》表現出和過往已拍無可拍的武俠片截然不同的特色,從電影語言、敘事手法、影像風格、原理概念,甚至演員的組成皆然。

土法煉鋼的科技武俠片

徐克:「我們沒有太空工業,沒有所謂高科技工業,所以我們的文化沒有科幻,我們的科幻其實就是武俠片。如果真是這樣,我們可否將科幻的元素拉出來,令武俠世界增添一種科幻的感覺。譬如我嘗試把古裝世界攔腰斬斷,說這時有另一個時代出現,然後我們便變成如此這般。科幻其實是對工業、對發明、對人的制度產生一種警惕性的寓言。假如我們有一天,自己發明的東西倒過來控制我們時,我們會怎麼辦?」

「如果能走到這一步,我們的武俠世界已經不需要講拳法、刀法,而是講戰略,一個經我們思考出來的武器和用法。用的時候不是講單打獨鬥,而是講它的功能,它的破壞力和對事情的幫助,這令我想起跟今天的電子遊戲機有幾分相像。」
(引用來源:《繁花盛放 香港電影美術 1979-2001》,香港電影美術學會主編。)

這是《蝶變》的世界觀,也是構成《蝶變》最重要特色的元素,在眾多創新求變的部門中,最鮮明突出的,莫過於片中以科學角度解釋武俠世界的各種原理。一直以來,武俠片世界裡的武功和技術,經常是超越體能的,如飛簷走壁的輕功,又如徒手放出殺傷力強大的氣流,在《蝶變》裡,輕功不是憑空在天上飛行,而是以繩索鉤箭依附地物而凌空滑行;能徒手讓人身爆炸也不是因為氣功神力,而是使用火藥;甚至金鐘罩鐵布衫也不是真把身體練到刀槍不入,而是穿上一身鐵甲。



《蝶變》嘗試用比較合乎人體工學的方式解釋武功,因此武器或道具的輔助變得更重要,傳統武俠中最重要的武器可能是神物般的絕世寶劍,《蝶變》中則力求普遍和有根據,某程度上也對中國古代科技發展作出一番致敬,從造紙印刷、火藥和冶金術等中國古代科技史上有名的發明,甚至片中出現的火槍和「神火飛鴉」,都可以在宋代《武備誌》找到,非無的放矢。新浪潮電影往往著重資料蒐集,《蝶變》對中國古代科技的鑽研就是個好例子,《蝶變》受到的某些批判,來自被認為中國古代的背景中,出現西式現代武器而顯得「不倫不類」,的確《蝶變》在風格上頗具未來感,科學成品的形貌也未必符合古代原貌,而是加入想像和受西方影響的,但其實片中的武器科學,大部分根植於中國古科技,而非如乍看下全是「西為中用」的。

徐克是香港電影界中以特效表現武俠的代表人物,1983年的《新蜀山劍俠》是香港武俠電影以現代特效製作的里程碑,徐克請來好萊塢的特效團隊合作,使得《新蜀山劍俠》的特效水準遠高於先前武俠片中的七彩卡通,同樣有科技有武俠,《蝶變》的方向和《新蜀山劍俠》大致是相反的,《蝶變》是以科學原理解釋和顛覆武俠,再以沈實的手法表現之,一切都是「理論上」人類體能可以完成的,而《新蜀山劍俠》則將現代科技當作表現影像的工具,拍出武俠世界的超自然想像。配合《蝶變》的武俠風格,無論其影像風格或人物造型都有一份蒼涼和一種厚重感,有別於當時主輕盈靈活的武俠片風格,也和《新蜀山劍俠》的飄渺瑰麗大異其趣。

古龍式懸疑為基底的大雜匯劇情

《金刀情俠》改編自古龍原著小說《九月鷹飛》,自楚原在1976年拍《流星‧蝴蝶‧劍》起,古龍式懸疑武俠片大為流行,往後數年間,古龍小說和其風格是香港武俠電影的絕對主流,和金庸相比,古龍小說無論篇幅、著重寫人性及懸疑性更適合拍電影,而金庸氣勢磅礡、旁徵博引的長篇作品則較適合電視劇。《蝶變》雖未言明,但其內容不少部分脫胎自黃鷹代補古龍的「驚魂六記」的《吸血蛾》,以前寫《粉骷髏》時已提過,但《蝶變》並未全盤改編自《吸血蛾》,人物全屬新創,情節發展也不盡相同。由於故事內容的關係,「驚魂六記」改編的電影風格大多比較豔麗柔靡,但《蝶變》的世界卻是沙塵滾滾的蒼涼肅穆,這方面反而比較接近古龍《邊城浪子》或《大地飛鷹》的背景。

《蝶變》內容繁雜,有如「徐克的異想世界」,但畫面裡的東西多不是天馬行空,而是來自徐克各方面的喜好和經驗,包括世界電影名片和漫畫等,成為一個「今為古用,西為中用」的架空武俠世界。《蝶變》裡出現的素材,有不少都透出別人的影子,主題的「殺人蝴蝶」無論題材或拍攝手法令人聯想到六十年代希區考克的《鳥》,而被捲入迷團的局外人調查真相的過程,像極了日本推理片,沈重幽異的氣氛也有點《八墓村》(1977年版)。部分人物造型和鐵甲人有美國重金屬科幻漫畫風格和《星際大戰》的風格,主場景那個充滿機關和密室的地下基地,則有點○○七系列常見的機關戲。



故事發生在所謂的「武林新紀」,一個架空的年代,無政府狀態的世界,江湖上有七十二路烽煙勢力,群雄並起,干戈如林,沒有絕對的強勢和秩序。主角方紅葉(劉兆銘 飾),是個不會武功的書生,他在江湖上奔走,將江湖上發生的重大事件撰寫成《紅葉手札》,而載滿武俠秘史的《紅葉手札》,是黑白兩道爭相走閱的奇書。

一開頭沒進入主線前,就先拋出了兩個謎團,一是有人拿著八頁記載著「殺人蝴蝶」的《紅葉手札》到造紙廠要老闆大量承印,但老闆看出這八頁手札並非真跡,接著老闆慘遭殺害。另一則是夜裡有盜墓者被成群的「殺人蝴蝶」咬死,卻不知原因何在。



《蝶變》的演員組合無論當時或現在來看都蠻特別的,女角方面,米雪和陳琪琪都是當時頗受期待的女星,而戲份最重的兩男主角劉兆銘和黃樹棠,後來分別成了無線和亞視的綠葉型演員,其中劉兆銘是學舞出身,是香港舞蹈界頗具聲望的人物,《蝶變》是他首次拍戲。而黃樹棠是電視台武指出身,《蝶變》的動作指導就是由他兼任。值得一提的是,由於《蝶變》大部分外景是在台灣完成,有不少台灣演員參演,如剛從教職轉為演員沒多久,以演出文藝片聞名的張國柱,台灣旅遊節目主持人徐小玲,還有武俠女星夏光莉(上圖)等等。




田字號是七十二路烽煙裡排名第三的勢力,這天田字號老闆田風(黃樹棠 飾),召集手下白老三(周潤堅 飾)和洪十娘(夏光莉 飾),原來田風受到有一面之緣的故人沈青拜託,說是沈家堡出現一種會殺人的蝴蝶,而請田風前往相助。




活潑開朗、擅長輕功(當然是運用繩索)的女俠青影子(米雪 飾)對沈家堡的事很感興趣,要求和田風同行。



田風傲嬌的答應了...



田風一行人抵達沈家堡,卻發現堡裡空無一人,而他派出的密探則慘死在屋外,身上佈滿斑痕,手裡還捏著一隻蝴蝶。



這時出現一名年輕女子,引眾人到地道,原來因為殺人蝴蝶出沒,堡主沈青(張國柱 飾)和夫人(陳琪琪 飾)只能躲在地下避難。



方紅葉也被沈青邀請前來記錄這件武俠奇聞。




沈家堡人丁四散,除了沈青,只有夫人和一聾啞婢女阿知(徐小玲 飾)留下。




接著沈青說起了事發經過,沈家堡自出現殺人蝴蝶以來,家丁紛紛離去,老管家更被咬死,沈青夫婦只能躲在地下避難。方紅葉在地下室四處查探時,沈青不安的說出自己父親曾盜過官墓,相傳盜墓者會遭到詛咒,而沈父正是被殺人蝴蝶咬死。



這時殺人蝴蝶又出現了,將田風的手下咬死,田風下令將整個沈家堡用網子包圍。




想查明真相記錄下來的方紅葉和好奇寶寶青影子兩人,不停在沈家堡地下室打探,發現沈家堡地下室裡有不少密道,方紅葉帶青影子進一間放滿蝴蝶標本的密室,說是婢女阿知領他來的。

奇怪的是,當阿知帶方紅葉到蝴蝶密室時,青影子同時在另一地跟蹤阿知,卻被她甩掉,也就是說,阿知同時出現在兩個地方...

至此各大推理元素已齊集,包括謎樣的人物,封閉而未知的空間,附會鬼神詛咒的殺人事件,還有充當偵探的半局外人(還加上女助手,也就是偵探解謎時的傾聽者)。



這時又有突發事件,殺人蝴蝶居然透過通氣孔侵入地下室,還將沈青咬死。

沈青死後,沈夫人拿出兩封遺書,一封寫著在他死後會有孫剛、郭力、李劍三人趕到沈家堡,而另一封遺書必須等三人到來以後才能拆閱。

熟知武林人物的方紅葉,當然知道這三人的來歷,三人來自秘密組織「天雷堡」,當年和小師弟余真合稱「天雷四相」,但余真冶金煉丹時中毒身亡,餘下三人合稱三相,各有擅長的武功路數,李劍擅長暗器,郭力擅用火藥,孫剛則來無影去無蹤,武林中從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




田風雖知天雷三相來者不善,但告知手下先不要和他們正面衝突,而方紅葉和青影子繼續當偵探,方紅葉一直找阿知談話,還說看得出她不是真聾,還覺得她很奇怪,似乎一點都不怕蝴蝶,阿知承認蝴蝶標本房根本是沈家所有,但一提到有兩個阿知時,阿知表現的十分害怕。

阿知又領方紅葉到另一間密室,這間密室宛如兵工廠,擺滿武器和製作火藥的工具材料,還發現一把火槍。



三天後,李劍(王將 飾)和郭力(高雄 飾)抵達沈家堡,兩人的目的是沈家堡裡的某樣東西,對堡裡的眾人亦不安好心。孫剛遲遲不出現,眾人各有心思,卻只能按兵不動。




這個時候方紅葉和青影子越來越像偵探搭檔了,心思縝密的方紅葉,覺得沈青和天雷三相既然這麼熟,發生蝴蝶殺人卻向交情不深的田風求救很不自然,而想調查沈家堡和天雷堡的關係。此時田風拿出江湖上流傳的那八頁《紅葉手札》,方紅葉確認不是自己手筆,認為有人想藉自己名義散播蝴蝶殺人的謠言,推估出殺人蝴蝶根本是人為操縱的。




又有怪事發生,夜晚有一全身穿著鐵甲鐵面罩的人物襲擊沈夫人,田風連同青影子和鐵甲人大戰,鐵甲人刀槍不入,又持有孫剛的獨門輕功武器,卻只是虛晃一招,沒有拼個你死我活的打算。

李劍、郭力和沈夫人都認為鐵甲人是孫剛,猜測孫剛想搶先獨佔遺書,方紅葉提議將遺書拆閱來因應...




李劍和郭力發動奇襲,想將堡內之人一一除掉,洪十娘和白老三首先慘死,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鐵甲人出現,還將李劍殺死。

這一段的兩場武打都頗有看頭,郭力用火藥傷人,觸碰到就爆炸的手法,很像某些少年漫畫的奇幻世界,配合高雄的獰笑很有感覺。而鐵甲人的武器也很有趣,用的是佈滿釘子的網。



地下室的秘境裡,和阿知裝扮相同的蒙面女子,正在餵蝴蝶藥物,方紅葉和青影子跟蹤來到,方紅葉說:「上得山多終遇虎了,沈夫人。」

操縱蝴蝶殺人者,是會失傳已久的御蝶術的沈夫人,她打扮成阿知掩人耳目,所以會同時出現兩個阿知,就在兩人揭露沈夫人時,鐵甲人突然出現將沈夫人殺死...



沈夫人像是帶著很多疑問離開人世,良久,鐵甲人又出現在沈夫人屍體旁,做出似是憐惜的舉動,在一旁觀察的方紅葉,終於得知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御蝶者既然是沈夫人,沈青之死很明顯是個局,果然鐵甲人就是詐死的沈青。

原來在六年前,天雷堡進行一個秘密計畫,製造一種殺傷力強大的武器(兵器房中的火槍),基地設在擅於冶金煉丹的四師弟余真那裡,為掩人耳目而散播余真毒死的假消息,而沈青,就是余真的化名。

余真也就是沈青,為了對付三個師兄,利用沈夫人的御蝶術,將沈家堡裡天雷堡佈的眼線一一嚇走,同時在江湖上散播殺人蝴蝶的謠言,而造紙廠老闆因為看破假《紅葉手札》的手腳而被滅口。請田風和方紅葉來沈家堡,目的是見證沈青自己被殺人蝴蝶殺死,將「沈青已死」的消息傳出去。

假死的沈青再以鐵甲人姿態出現,並誤導他人以為鐵甲人是孫剛,目的是讓田字號替自己對付天雷堡,至於沒露過面的孫剛則早已被沈青殺害。故弄玄虛的假遺書當然沒有「那樣東西」的下落,而是為了拖住李劍郭力以對付他們。而沈青父親被蝴蝶殺死云云,當然也是捏造的。最可憐的是婢女阿知,自小被沈青夫婦毒啞,除了充當婢女,還利用她來隱藏行蹤、混淆視聽,而阿知為了自保,不敢向方紅葉透露太多,只能暗中稍加指引。




沈青欲殺方紅葉滅口,青影子出手相救,混亂中被殃及池魚的阿知身亡。青影子不敵穿鐵甲的沈青,幸好田風加入戰局,沈青逃走。

方紅葉已查明「殺人蝴蝶」的真相,剩下的事是田風、沈青和郭力三方的恩怨,方紅葉不打算插手,向田風辭行後離開了沈家堡。




反正就是不得不戰了,三人要互毆,沒有誰會幫誰。





《蝶變》的武打場面,因應上述的重視原理,借重道具輔助等特色,「武功」本身不再是神乎其技,別說武俠片的高來高去,《蝶變》連功夫片中的高難度動作都沒有,相反的,看田風和沈青的決鬥,表現的幾乎是以蠻力扭打,尤其是穿著鐵甲顯得笨重的沈青。

最後,三人的地下石洞打鬥,郭力被石壁壓倒動彈不得,田風和沈青搏鬥,終於將脫去面罩的沈青拖著撞岩而死,這時郭力放出「神火飛鴉」,「神火飛鴉」一觸碰到人體就會爆炸,田風只能閃躲,好死不死這時青影子跑來幫田風,不知情的她抓住「神火飛鴉」,於是石洞爆炸,同歸於盡。



有人會看到這裡還沒關視窗嗎?不好意思這個本來應該分上下篇的。

1992年金馬影展的「武俠電影回顧」單元裡回顧了《蝶變》,專刊中對徐克的「科技化武打」相當推薦,但也點出《蝶變》若干缺失:「此片各方面的成績都未夠成熟,但氣魄宏大,映射迫人,新意淋漓。不過徐克在奇情構思上未夠精鍊,反而作繭自縛。」

劇情交代不清和隨之而來的概念混亂,是《蝶變》最顯而易見的問題,《蝶變》在1979年上映時,票房僅一百萬港元出頭,在同年幾部新浪潮電影中是最差的,觀眾不買帳,這讓一直想當商業導演的徐克有些受挫,當然票房不好不代表戲拍得不好,只是《蝶變》由於拍攝手法(大量仰角、特寫、蒙太奇)和敘事角度都不傳統,而且片中取材元素眾多、太過飽滿,故事也挺複雜,加上徐克又是個「重視結果不重視過程」的導演,在在都令《蝶變》越發難啃,法國《電影筆記》的主編看了《蝶變》後說:「劇情嫌過於雜亂,開場不久我已經無法跟得上。」

劇情方面亦有牽強處,在方紅葉拆穿沈青陰謀之前的劇情,頂多敘事混亂,還沒有多少犯駁之處,但之後的劇情,差不多可以用「崩壞」來形容,當然這段主要是三人對打的武打場面,重點擺在展演它的「科技武打」,但劇情上的牽強又難以無視,例如要殺方紅葉滅口的沈青,卻任由不會武功的書生安然離開去將自己的陰謀寫成書?又如最終戰時米雪飾演的青影子不知所蹤,卻在快打完時才戲劇性出場,而且她一出場就讓全員死光也比較突然。也許要呼應《蝶變》中所營造的蒼涼宿命感,像是田風把整個沈家堡用網包圍,隱喻著堡裡之人終將作繭自縛,因此除了旁觀者清的方紅葉以外全滅不讓人意外,但就敗在太倉促。

有人認為《蝶變》是一部「反類型」電影,也有人認為《蝶變》根本不算是武俠片,這些角度都言之成理,「反類型」在於它顛覆「武俠」這個類型某些慣性,又複合多種類型(武俠、科幻、恐怖懸疑、偵探推理等,所以《蝶變》也是一部著名的cult片)。而「根本不算武俠片」的說法,則是針對片中少了「俠意」,的確《蝶變》沒有一個正統的俠者人物,主角方紅葉冷眼旁觀,雖然對孤女阿知有憐憫胸懷,但無能為力,田風管上沈家堡之事,不全然是仗義的江湖救急,也有豎立威名、擴張勢力的意圖,青影子雖然活潑俏皮,但也曾威恫弱女阿知。

儘管如此,我倒覺得《蝶變》的人物塑造並不差,在人物造型和定位都有一定的突破傳統,反而是人物關係的交代上比較含糊(尤以沈青夫婦為甚)。時代在變,「俠」未必要是理想化的完人,而《蝶變》有一種寓言性,何嘗不是對武俠世界道德理想的一種期許,以說書人作為主視角,也是對傳統武俠片的個人英雄主義的一種反思。

寫《再生人》時曾拿《蝶變》當對比,兩者皆屬以新概念來重新解釋和演繹舊有題材,而不盡成功者。總歸來說,《蝶變》的確有若干顯而易見的缺失,有一些徐克作為導演的「毛病」,在他這部處男作就可看出,而這些所謂毛病直到後來他大為成功後也不見得有什麼改善。《蝶變》雖然並不完美,各部門有衝勁而不成熟,但勇於嘗試充滿奇思,提出的觀點富有創意又不流於空泛,這部份是難能可貴的,畢竟電影圈一直以來因襲跟風的多,四平八穩齊齊整整的作品,肯定不如這般「成功的失敗」來得有價值。



(封面上有《蝶變》的鐵甲人...)

《蝶變》主題曲:林子祥〈蝶變〉@《抉擇》(1979年)
曲:顧嘉煇



平地烽煙一片血腥味 瞬息生死轉眼要分離
有心走避置身網外 未知網中原是你

胡亂推測不免有猜忌 信心消失只覺更卑微
誰料迷香撲鼻 倒下從此不起 有誰歡喜有誰痛悲

無限蹺蹊心裡有準備 結果相反只有更驚奇
成敗如煙似霧 經歷無數血路 眼前光景似是似非


《蝶變》的主題曲〈蝶變〉亦非常值得推薦,不到一百字把《蝶變》的世界作了很好的概括,不過有一點很苦惱,作詞人部分看過盧國沾和鄭國江兩種版本,連收錄這首歌的不同唱片歌詞本都分別看過,實在難以確認。

〈蝶變〉啟用林子祥主唱是一妙筆,林子祥是唱英文歌出身,形象西化,當時的他剛轉唱粵語歌,這種半中半西的形象,用在科幻加武俠,融入西方元素的《蝶變》是再適合不過,比起找羅文、關正傑或鄭少秋等唱慣武俠片歌曲的歌手,更能顯出《蝶變》的特別,配合歌曲較強勁有力的節奏,出來的效果也很好,有一種銳利的感覺(可參考最上面的影片)。

2010年9月14日 星期二

[新30影17] 猛鬼大廈

港片女神吳君如(1)



台灣片名:魁星踢斗 第二集
年份:1989年
監製:黃海
導演:劉鎮偉
編劇:劉鎮偉
演員:吳君如、樓南光、張敏、柏安妮、關秀媚、成奎安、胡楓、張采眉…


要說我喜歡的港片明星,因為我是來者不拒的關係,認真要列真可以列出一長串,之前已寫了Eason影展,所以這次想找個女星來寫,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蕭芳芳,但因為另一個想寫很久的系列文會比較花工夫,難以兼顧,所以決定找輕鬆一點的題材,一想輕鬆一點,我馬上想到君如姊姊啊啊~~

說起來,吳君如可說是近廿年最重要的香港女演員之一,儘管不是特別漂亮,也不是次次都當女主角,但說起來,她演女主角的年資,比許多美人演員還要久,自1988年《霸王女福星》首次擔正後,至今獨當一面有廿二年了。吳君如也是轉型最成功的諧星之一,儘管她從未放棄她幽默搞笑放得開的優點,但做為演員,她早已將表演的深度和廣度提升到更全面的層次,這方面也深獲肯定。

很多實力演員都是在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期間,那段港片最膨脹的時間裡,靠著頻繁而不太挑、生冷不忌的接戲態度,累積表演實力的,吳君如也是一個例子,她早期接戲頗濫,拍過不少低成本笑片,軋戲軋到一到片場就開始猛作特寫表情,而側面背面肢體動作全由替身代勞的地步。

沙粒中不見得找得到黃金珍珠,但這些低成本電影,未必是一無是處,很多時候它們有著「大片」所沒有的活力,沙漠之中,也有零星的綠洲地帶。


「猛鬼」

首次將吳君如拔擢為女主角者,就是鬼才導演劉鎮偉的警匪喜劇《霸王女福星》(舊文),而《猛鬼大廈》的人物就是延續自《霸王女福星》,可說是其續集,在此這個表又可以派上用場:

香港片名   台灣片名   英譯片名

猛鬼差館   魁星踢斗   The Haunted Cop Shop
猛鬼學堂   捉鬼特訓班  The Haunted Cop Shop Ⅱ
霸王女福星  霸王女福星  Operation Pink Squad
猛鬼大廈   魁星踢斗Ⅱ  Operation Pink Squad Ⅱ


在台灣,為了票房考量,片商將《猛鬼大廈》台灣片名取為《魁星踢斗 第二集》,但其實兩者間劇情毫無關連,《魁星踢斗》也就是《猛鬼差館》的續集只有《猛鬼學堂》(兩者劇情、人物有延續),這點可從英文片名看出。

劇情雖無關,但在電影風格上,《猛鬼大廈》就比較接近《猛鬼差館》和《猛鬼學堂》,所以常合稱為劉鎮偉的「猛鬼三部曲」,與前作《霸王女福星》反而屬不同類片型,連人物關係和性格也稍有不連貫,不過正因如此,本片可謂毫無包袱,有些搞笑惡趣味已接近亂演的地步(這是稱讚)。

香港「猛鬼」字頭的鬼片何其多,其中劉鎮偉的「猛鬼三部曲」可說特別經典,這方面之前寫樓南光專文時已略有介紹,在此不贅。


「大廈」

現代化的鋼筋水泥高樓大廈,是時裝鬼片常用的場景,水泥森林的壓迫感,內部封閉的空間結構,對外來者而言有如迷宮般的隔間,加上地底下不知道埋了什麼,在在藏著勾起內心恐懼感的開關。

說到香港的「大廈鬼片」,劉鎮偉可說很有淵源,1981年,開踏入電影界的劉鎮偉,和余允抗合組的「世紀影業」所出品的經典鬼片《凶榜》,就充分的利用大廈內外的空間結構,在封閉空間的作困獸鬥,即使離開大廈仍無法脫離詛咒,成為經典的夢魘,接下來無論余允抗或劉鎮偉都忘不了《凶榜》和大廈,余允抗在《凶貓》中又玩了一次困獸空間,劉鎮偉除了《猛鬼大廈》再次運用大廈空間,在《回魂夜》中更用了《凶榜》的商場大廈和守衛員角色作故事基底,以喜劇手法將鬼片的各種元素戲謔一番。

《猛鬼大廈》和《回魂夜》在意圖上、在成熟度上是完全不同的,《回魂夜》充滿著文本互涉和拆解,甚至可說是「完成所有鬼喜劇的鬼喜劇」,是總結性強的有心之作。而《猛鬼大廈》大抵仍是一部類型化的商業電影,然而很多小地方仍可看出導演的個人風格和惡趣味,值得一提的是,《猛鬼大廈》的一些場面和台詞,都曾在劉導的《西遊記》系列和《回魂夜》中重構,頗能有「割裂閱讀」的樂趣。


「猛鬼大廈」




故事從《霸王女福星》中是死對頭的樓南光和吳君如的新婚展開,有一點讓想寫劇情的我很苦惱,那就是劇中人物的名字,《霸王女福星》和《猛鬼大廈》兩部片中的人名很亂,台版港版不同就算了,到了《猛鬼大廈》很多角色名字都沒出來,有名字的又跟《霸王女福星》不太一樣,所以乾脆用演員本名算了...

雖然這是君如系列,但不得不說,《猛鬼大廈》中最突出的演員,非樓南光莫屬,從頭到尾保持在超亢奮的狀態,無論造型、表情乃至行為方面,誇張的劇情配合他誇張的搞笑,是一次機車非常的演出,開頭就看著他因為吳君如的夢話而投入被害妄想的綠帽疑雲,別人每句話都被他妄想成奸情,然後自行腦補一堆抓奸計畫,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種人...




好巧不巧,樓南光身邊馬上出現叫尊尼的人,就是吳君如的直屬上司胡楓(話說《霸王女福星》裡他一直想趕走這批女警的,這裡面又變這麼熟絡),於是樓南光開始監聽他老婆和胡楓的對話。





胡楓打算派君如、柏安妮、關秀媚和新人也就是他自己的外甥女張敏四人,一起假扮舞女和大傻交易偽鈔電板,但君如剛新婚不想扮舞女,胡楓拼命勸她,而他們的對話完全被樓南光理解成兩人之間是欲斷難斷的通姦關係。





君如一行人將和大傻在某舊大樓交易,該大樓一直鬧鬼,住客全都將搬走,天真可愛的小朋友很高興的說:「好棒喔,以後不用被鬼壓了~(大心)」,這時大樓裡只剩包租婆羅蘭,來捉鬼的大師袁祥仁,以及剛搬進來的四位偽裝成舞女的女警。(順帶一提,那個喜歡在自己電影裡客串的仁兄又出現了...)




而這個人繼續在門口偷聽。




四人扮成舞女,由胡楓扮成的金大班調教。





這時,袁祥仁和羅蘭也如火如荼的進行捉鬼大計,順便調情(誤)。




袁祥仁捉到一大堆鬼,把他們封印在大廈內部,但一不小心走漏了一隻,脫逃的鬼還遺留下一沱綠色物體。




這邊則繼續活在妄想中,已經幻想到不動聲色的將奸夫淫婦殺死,然後剁成肉醬寄到伊索比亞給災民吃,等兩人發現自己死時,已經變成了大便這樣,這兩人果然是命中注定的夫婦,看到什麼都先想到大便去。





接著又妄想自己變成小馬哥,帥氣的拿雙槍連發打在正在偷情的奸夫淫婦身上,喂喂你妄想就算了拿穩潔幹嘛,這個人真的沒救了。




妄想久了終於付諸行動,樓南光到了大廈,見到四女都在,以為胡楓的魔爪連自己外甥女的不放過,拔槍追殺胡楓,槍一射歪似乎打中一名女子,是的他終於撞鬼了,漏網的女鬼張采眉登場,樓南光嚇得半死卻沒人相信他撞鬼(誰叫你這麼愛妄想)。





電梯,是大廈鬼片不可或缺的場景,封閉的大樓裡更封閉的小箱子,不知道會通往哪裡去,想起來就令人發麻,《猛鬼大廈》中,樓南光的大危機也發生在電梯裡面,女鬼打算在這把他拿來採補,大傻來了還在一邊吆喝,這些事情都不太符合常理,這也是劉鎮偉鬼片的特色。




鬧了這麼久女鬼終於受不了這群人了,接著就是嘩鬼喜劇例牌的你追我跑,比較特別的是女鬼被門夾斷了頭,頭和身體分離,這是本片最重要的梗啊~

啊啊,還有樓南光到此終於知道他老婆是來出任務不是來通姦的,恭喜恭喜。




這兩人真有著特殊的緣份呢~




低著頭跑的梗有沒有很熟?大傻帶錢來交易,女鬼的頭一不小心被裝進錢袋中,女鬼想搶回自己的頭,而大傻以為自己錢被搶,這兩人,即將展開一段莫名的緣份...






危險動作,請勿模仿。





君如一行人終於和大師碰面,因為已經被捲入逃不掉了(大廈鬼片定律:被纏上了即使離開大廈也沒用),只好留下來和大師一起消滅女鬼,而女鬼也不是吃素的,為了拿回自己的身體,擺下惡毒的九命貓陣法,還挾持大傻替自己做事,大師雖然不怕女鬼,但怕有槍的大傻啊~



瘋狂喜劇的好處就是這樣,一切不一定要以法力定高低,澳步有時更有用,女鬼以大師換回自己的身體,才發現身體已經被君如等人給解體了...





最High的一段來了,古有余麗珍的無頭東宮飛頭鬥飛龍,今有張采眉的飛頭女鬼鬥遙控飛機,應該說是遙控飛機追殺女鬼飛頭才對,這一段是我心目中的經典,終於將女鬼逼上絕路啊~





可憐女鬼只好以自爆的血魔大法,召喚附近的冤魂聞腥而來,沒沾到血的張敏先行退場,飛頭余麗珍之後還有女俠于素秋,劉導真是玩上癮了...




為了對抗四面八方湧來的鬼魂,大師建議請靈童上身,問題是請靈童必須由未破身的童男來請,沒想到這群人當中,只有大傻是處男,可憐的他才剛棄暗投明,就受到無情的嘲笑...




鬼來了,沒想到珍貴的處男大傻首先壯烈犧牲了,於是只能...



形勢十分險惡,新婚的樓南光在老婆的抗議之下,讓大家傾向閹了上司胡楓...




《霸王女福星》中擅長拳腳的酷姊柏安妮,到了《猛鬼大廈》成了只剩一張嘴的雞婆,只有閹人這一段展現出魄力。



眼神很有殺氣...




這時君如彷彿想起了什麼,找大師到一旁商量,眾人以為她打算把自己老公捐出來閹掉,換樓南光嚇得皮皮挫...



原來君如懷孕了,想說搏一搏說不定胎兒是男孩,就可以讓沒出世的孩子來請靈童,事到如今,只有這麼辦法了...





不用說當然賭對了,君如靈童上身,其他人變成護法,連萬佛朝宗曹達華都被請來關門。劉導一向對粵語長片和傳統神怪故事頗有情意結,這一段「請神」,類似《猛鬼學堂》的「八仙過海陣」已經做過了。



打完了鬼,君如也平安誕下靈童,已為人母的君如拜託胡楓以後別叫她扮舞女,胡楓說沒問題,因為他找到更好的人選,就是他:



在一片和諧中,全劇終。



為了大家的眼睛健康,最後送上很正的關秀媚回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