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0日 星期三

[閒聊] 大片系列(下):大八卦、大咸濕

本篇題材和圖片可能引起反感,閱讀前請斟酌。
內文僅屬轉述電影情節內容,並非對其內容記事做出保證或推崇。



《大八卦》(1992年)

監製:劉俊輝
導演:齊皇
編劇:墨鷗(有編劇耶,不知道編了些什麼...)
主持人:林國雄、徐曼華


這篇的兩部電影都屬三級片,《大咸濕》不用說當然是,而《大八卦》之所以位列三級,倒不是因為宣揚迷信或怪力亂神,它在這方面並不比《大迷信》或《大靈通》聳動,三級主因應該是片中有相士替女性「看全相」的露點露毛畫面,雖沒多少色情聯想,但露了就是露了,三級就三級吧~(裸露者為無露臉的女性,不是主持人徐曼華。)

《大迷信》系列甚至《大靈通》或許還可稱為有著紀錄片形式的報導電影(造假與否暫且不討論),而《大八卦》我覺得更像綜藝節目的形式,電影花了大量篇幅在看相卜卦、風水勘輿上,棚內景佔多數,棚內現場有一些觀眾,我記得當時的台灣綜藝節目偶爾也會找一些相士上節目做類似的事,呈現出來的效果很像。

《大八卦》在暑假前的冷門院線上映,票房不到一百萬港幣,不過整部片成本應該超低,多數是棚內景,外景部分有不少是拍建築物外觀再輔以旁白,也就是不需真的出動攝影大隊拍外景,只要拍攝甚至調出一些舊的資料畫面,再加上主持人事後配的旁白便可,因此票房低歸低,說不定還有賺。



主持人是當時常在亞視亮相的掌相師傅林國雄和亞視出身的女星徐曼華,但本片和亞視應該沒有直接的關係。電影前段不是看風水就是看相,老實說我有點昏昏欲睡,不能免俗的要找些名人的照片來看相兼測字,世界各國的政要,只是像戈巴契夫用中文音譯的名字來測字好像怪怪的。



中段出現幾位嘉賓,由林國雄為他們看相,有葉子楣、李香琴和李連杰,其實以當紅程度來說,李連杰和葉子楣肯定是幾部大字電影出現的頂級紅星和話題人物,但畢竟只是露臉幾分鐘說幾句話,賣點欠奉。



片中比較聳動的應該是「看全相」和裸體拜神等畫面,但礙於尺度不方便貼出來,此外最後這一段也頗有娛樂性,很有綜藝感。

陽春的會場裡進行著「相壇龍虎爭霸戰」,片中請到六位相士,分別是鍾應堂、仙子鴻、生諸葛、智多星、賽神仙和光明居士,我不確定這裡面是否全是現實中的相士,因只查得到部分資料。

所謂爭霸戰,當然就是比誰比較準囉,第一環節是找一位人物藏身箱子裡,只露出雙手讓六人以掌相來判斷箱中人的身份,只見相士們紛紛推測出此人「皇帝相」、「命帶桃花」、「不穿衣服有錢賺」、「常近女色」,白衣墨鏡盲人狀的光明居士非常搶鏡,我不知道此人來頭,在猜是否是製作單位找人扮的?(長得頗像高雄XD)

第一環節的謎底是:曹查理先生,當時三級片當道,他有三級黃帝之稱,這麼說來,以上對他的看法似乎還算言之成理。(但仔細想想,這些東西太方便套用了,演藝人員公開不穿衣服絕大多數都賺得到錢的,帶桃花近女色什麼更不用說。)

第二個環節,則是請一位「阿姐級」女星躲在屏幕後面,只露出一隻玉腳,光明居士又搶鏡了,在座其他相士也對這隻白嫩小腳的主人評價甚高,紛紛認為是圈內有名的美女:



鍾楚紅、鄭裕玲、關之琳、劉嘉玲、林青霞和李嘉欣,分別是六位相士所猜測的答案,不過這些當紅女星真的這麼好請嗎?且看《大八卦》是否真的這麼有面子...





......





答案是......







資深綠葉女星余慕蓮,果然夠阿姐。也算有點戲謔的意味,整部片看相看掉大半,到最後還是要說:一切八卦,切莫太認真看待。





《大咸濕》(1992年)

監製:陳奧圖
導演:陳奧圖
撰稿:張肇麟
創作構思:谷德昭
主持人:黃霑、蔡欣倩


把《大咸濕》擺在這系列,其實有點不應該,除了以類似的手法拍攝,且片名順應潮流叫做「大╳╳」外,《大咸濕》和以上三部片的題材完全不搭軋,它本來更應該和黃霑的「不文」一系列電影自成一系統的。不過既然這兩篇寫的是1992年起的大字輩電影,本來就不拘於迷信題材,加上這個Blog大概也不會寫「不文系列」,所以還是把《大咸濕》算進來壯壯聲勢吧。

黃霑與「不文」的淵源,始於1983年出版的成人笑話集《不文集》,這本書非常暢銷,再版過61次,我也曾買來瞻仰,但可能是時代落差的關係,很多笑話都看不懂,這是題外話啦。《不文集》讓霑叔多了「不文霑」的外號,而向來真性情的黃霑,對於成人話題從不避諱,曾和倪匡、蔡瀾主持亞視深夜清談節目《今夜不設防》,廣邀巨星大談「不設防」話題,如今網上仍能找到不少珍貴視頻。

1990年,三級片風潮之下,黃霑應高志森之邀(淵源可參考魏君子的專文),主演「不文系列」第一彈《不文小丈夫》,和一般三級情慾片不同,《不文小丈夫》可說是一部「風月導遊片」,電影主幹仍是劇情片,描寫黃霑與同事黃光亮、林利藉出差之便大逛日韓風月場所,而黃霑有時會跳出劇情,以主持人的身份向觀眾大談風月經,整部電影可說融合了劇情片和報導紀錄片的特色,稍後的《不文小丈夫之銀座嬉春》和《不文教父帶你嫖日韓》亦屬同樣格局,黃霑雖身為這系列電影絕對的主角,但從無肉搏戲,而是主持、引路的角色。

1992年,黃霑除了主演「不文系列」少數純劇情片《不文騷》(台名:有色無膽)外,還有這部可說介於報導紀錄片和偽紀錄片之間的《大咸濕》,《大咸濕》受到《大迷信》票房爆冷的啟發,加上《不文騷》當時票房輸給前一檔期的《大迷信》,所以也有點幽《大迷信》一默的意思(可從片名字體和旁白語氣看出來)。

也許對於《不文騷》輸給《大迷信》不怎麼服氣,但既然抽掉《不文小丈夫》的劇情部分,光是介紹色情行業也夠有看頭和市場潛力,而且成本更低(光看黃霑的酬勞部分,劇情演出收三十萬港幣,《大咸濕》純當主持只收十萬),何樂不為?而從構思到拍攝花不到三個月的《大咸濕》,票房果然還比《不文騷》略高一點。

《大咸濕》可說是一部「香港色情行業大全暨鹹濕指南」,內容包羅萬有,讓人見識到人類的想像力和應變能力,尤其對於並非這些產業的客層如我,更可說是大開眼界。

以下為擷圖和閒談電影情節的時間,提醒一下,雖然我自認圖文都沒有太露骨的地方,但畢竟各人觀感和道德標準不同,以下圖文可能不適合對於色情產業或成人話題反感人士,敬請自行考量是否看下去。




為什麼要看《大咸濕》?套一句霑叔所言:即使你不鹹濕,亦不妨去看看人家怎麼鹹濕,見見世面。鹹濕絕非小眾之事,據非官方統計指出,當時香港每年各種色情行業的總營業額,高達六百多億港元,換句話說,如果將一年色情行業的所得全數捐出來,可以蓋一座新機場。



由一分錢鹹濕到幾千萬,鹹濕這種事也算是豐儉由人,這本香港第一代色情書刊,當時售價五仙,等於0.05港元。



黃色書刊可說是經濟、方便又安全的鹹濕娛樂,這些大概是香港第一代的彩色照片成人書刊。至於後來的走向當然是印刷越來越精美,尺度越來越大膽。



靜態的書刊不過癮,就要往動態的影帶發展,《大咸濕》其中一大噱頭就是以偷拍的方式,直擊色情行業的運作實況,雖然沒人知道到底是真偷拍還是仿偷拍,但相信情況差不了多少。




第一段偷拍是由鬍子副導隻身闖地下成人錄影帶店,賣片租片之餘,還設有小房間,讓顧客邊看片邊有人以雙手代為服務。



台灣十幾年前,大概有線電視剛興起時,也曾興起0204開頭的色情電話,常看社會新聞上有盜打或不知情者動輒花掉萬元計的電話費用,今時今日有了網路這方便的媒介,這類電話大概乏人問津了。



現已結業的荔園除了是資深兒童遊樂場外,五、六十年代也有「科學美人」的脫衣舞表演,片中重演了一段模擬當年科學美人的情況,這類仿真的情節在《大咸濕》中也有不少,紀錄片要拍的是真實的記錄,但真實的實況若已不復存在,唯有以模擬實感仿製,所以《大咸濕》裡也有點「偽紀錄片」的成分。




這些同樣是以模擬方式重演五、六十年代的色情玩意:「上樓擦鞋」就是由穿著清涼的女性替男客擦鞋,男客可藉機居高臨下的欣賞一番。「攝影沙龍、人體寫生」則是以藝術作幌子,在所謂相館裡有所謂模特兒給男士們攝影寫生,當然醉翁之意不在酒,這兩者都僅限眼看手勿動的。




接下來又是由鬍子副導出馬,到灣仔的上空酒吧偷拍一番,只是後面這麼剛好還拍到酒客付不出錢被教訓的畫面,怎麼看都有點假。



小電影、三級片也是行之有年,日新月異的情色消遣,「日活院線」是專放小電影的院線,這些設備古舊的戲院,放的當然不是《3D肉蒲團》這種先進的電影,片源多數來自日本色情錄影帶,有時看完電影若滿意的話,還可到售票口買影帶回家翻看。



偷拍時間:「陪看戲」出沒。




魚蛋檔是八十年代盛行的色情場所,不少電影裡都出現過,詳情可以參考這篇




色情油壓和「一樓一鳳」,這些相信大家都聽過,沒什麼神秘感了。



接下來這段很有趣,光顧了這麼多色情行業,身體吃不消怎麼辦?當然要介紹補身的餐廳和補品了。



補品嘛,以形補形是最常見的,常見的有鹿鞭、海狗鞭之類,至於圖片中的就厲害了,單看外型的氣勢,不告訴我的話,我還以為是哪個社團的龍頭棍咧,老虎不愧是萬獸之王,虎鞭一出誰與爭鋒啊。



去「滾」也要注意安全的,保險套應該不用介紹了吧,除了保障大家的安全外,保險套還有很多妙用,例如:



這段真是白爛至極,太有趣了。日前因為日本大地震,「救難包」受到大家的重視,其中保險套也名列求生道具,因為它輕薄好攜帶且材質夠堅韌,可以承裝三到五公升水備用,可見本片也算真知灼見,一早看出保險套是居家旅行、野外求生的必備良品。




私鐘其實和現在的援交意思差不多,詳細意思維基有解,片中由工作人員扮嫖客,約私鐘妹到酒店再進行交易過程的偷拍,是真偷拍或假偷拍都無所謂,網路時代偷拍片早已不稀奇。




對我而言最扯的是這段,攝影隊就在酒店門口,當場說服等待私鐘妹的馬伕接受專訪,還順便訪問到私鐘妹,看來大家對香港電影從業人員真是太友善了。有關私鐘的部分,稍後黃霑還有一部性質和《大咸濕》類似的電影《私鐘真面目》,同樣由霑叔擔任主持人,少不了的也是偷拍或現身說法,但這部我沒看過,只知道這麼多。




還有當時熱門話題的「舞男」,片中在街上隨機派出兩百張舞男的名片,然後由工作人員假扮舞男和女客接頭,當然沒有真的進行交易囉。這段我也覺得有點假,倒是霑叔躍躍欲試的模樣讓我滿心歡喜。




「隱形戰車」似乎是當時新興的色情行業,將箱型車改裝成簡易房間,當街載客交易,一邊交易一邊逛大街,嘆為觀止,但這類戰車走法律漏洞,滿街跑的風險太高,一旦被抓包就難起死回生,僅是一時的流行。





最後是「免費鹹濕」的部分,主要有「野戰」和「走光」兩個部分,教人窺人隱私或看人走光實在不太道德,「走光」實在非當事人所願所以不貼了(雖然片中應為模擬畫面),「野戰」的話,既然敢在公眾場所親熱,該承擔的風險就請認了吧。


2011年4月14日 星期四

[閒聊] 大片系列(上):大迷信1993、大靈通

本篇題材和圖片可能引起反感,閱讀前請斟酌。
內文僅屬轉述電影情節內容,並非對其內容記事做出保證或推崇。



去年我終於入手在我國中時留下頗深印象的《大迷信》樂貿版DVD,釐清了一些回憶,接著就想把《大迷信》的續作《大迷信1993》(台灣片名:大神蹟)找來重溫,後來又找了題材類似的《大靈通》和《大八卦》來看,加上早已「慕名」看過的《大咸濕》,那兩年這類「大字輩」紀錄片形式的奇聞報導電影,終於補得差不多了。

1992年~1993年「大字輩」半紀錄片香港票房(按高低排列):

片名      上映年月日           票房

大迷信    1992/03/07~1992/04/06  $11,987,559
大咸濕    1992/06/17~1992/07/01  $ 7,995,761
大迷信九三  1993/03/03~1993/03/17  $ 5,348,238
大靈通    1992/12/04~1992/12/16  $ 1,491,796
大八卦    1992/06/26~1992/07/09  $ 923,477


《大迷信》的背景和大致內容,去年入手DVD時已寫過一篇:[閒聊] 樂貿版《大迷信》DVD入手 。《大迷信》有千萬票房,加上拍這類電影的成本不高,利潤可觀,引來跟風是可以預見的,但只有《大迷信》和續作《大迷信1993》,以及題材不同,講色情行業秘辛的《大咸濕》票房較佳,無利可圖,題材和類型亦難有突破,大多仍是渡小月的冷門檔,跟風規模還是有限。


《大迷信1993》(台灣片名:《大神蹟》,1993年)

監製:李居明
導演:盧廷杰
主持人:李居明、倪淑君、鍾淑慧


《大迷信》&《大迷信1993》主題曲,黃霑主唱。
video

《大迷信1993》從監製、導演或主持人,甚至配樂和主題曲,都和《大迷信》相同,因此經常讓人混淆兩者的情節。《大迷信》較著眼在世紀末的迷信現象,有較多新近時事,《大迷信1993》則有較多駭人聽聞的靈案,亦著手發掘一些塵封的往事。



開頭照例是李居明大師的開場白,這類電影怎麼看還是李居明的旁白最習慣,和班底倪淑君會合後,第一個Case是在阿里山一帶,走訪乩童為神鬼上身的實況。




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有關乩童起乩我也看過幾回,場面甚至比片中的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接著去拜訪李亞萍,據稱因為她家和南鯤鯓一樣位於天柱之下,有很多神仙出入,因此靈感特別強,經常能無師自通一些醫療法或劍法,甚至還拍到浮現臉孔的照片。




下葬墳墓幾年後就要「洗骨」,訪問擔任「撿金師」,就是從事「洗骨」工作的莊姓一家。




接著介紹台灣有名的辛亥隧道,辛亥隧道從六張犁公墓底下通過,且鄰近殯儀館,一直以來出現很多怪談,甚至被稱為「鬼隧道」。




《大迷信》中已提過香港的狐仙傳說,這次片中訪問到一位在台灣陽明山定居的黃女士,她曾被狐仙上身,還曾坐鎮香港佐敦道的道場。她說起了八十年代香港轟動一時的溫莎公爵大廈狐仙顯靈開殺戒經過和內情,還帶領李居明拜訪狐仙的陵墓。




接下來也是曾經很轟動的靈案,距今62年前,發生在台灣雲林的借屍還魂事件:雲林婦人林罔腰在被醫生鑑定死亡後,在即將入棺前,忽然從床上醒來坐起,自稱是金門人朱秀華,而且就像變了個人似,口音、習慣和專長能力都完全不同,也不認識林罔腰的親友。





片中訪問到當事人和見證此事的友人。這件事現在網路上仍有很多資料,有興趣可自行google

這件借屍還魂事件十分轟動,不僅世界各國爭相走訪,還驚動了蔣介石,差點讓林罔腰的丈夫吳秋得成了政治犯。此外也曾被台灣的電影公司二度拍成電影:1981年的《借屍還魂》由胡茵夢和梁修身主演,由於未獲得當事人同意就拍攝,引起當事人夫婦的不滿,對簿公堂,最後登報道歉了事。1982年的《朱秀華還魂記》則是徵得當事人同意後所拍攝,由秦風和龍君兒主演。




據一些像朱秀華女士般死而復生者異口同聲表示,死後會見到一道光柱,光柱會顯露出六種不同的顏色,著名演員丹波哲郎一直致力研究死後的世界,著有相關書籍,他表示把人和靈界的距離拉近是他天生的使命。

而有關六色光柱是:選擇進入不同顏色的光柱,代表將進入不同的世界,六色分別是:白、黑、紅、藍、綠、黃,閣下的選擇是?




其實六色就是指六道輪迴,白色是「天道」,即神仙世界,黃色是「人道」,即下世又再做人。而紅色是「餓鬼道」,藍色是「畜牲道」,綠色是「阿修羅道」,黑色則是不斷受苦受刑的「地獄道」。




回到香港,繼《大迷信》提到的高街鬼屋,這次則談到「東華義莊」,當時義莊裡有超過一百具沒有下葬的遺骸,義莊門口有一個大閘,每天早上八點開放,下午五點關閉,相傳這段時間是讓裡面的先人可以出來活動活動,打打太極拳之類,但是有些朋友沒有在五點關閘時回去,滯留在外面,就會產生一些怪談。



這段「靈案重演」是由嘉賓主持鍾淑慧演出李居明曾處理過的一單靈案,而沒有當事人現身說法,事情發生在與東華義莊遙遙相對的一棟古老大屋中...




女戶主經常在夜半無端端見到水龍頭被打開,又在地上發現小童的腳印往孩子房間去,家中經常有怪事發生,甚至她的孩子在屋裡受傷,令她精神恍惚,為了查明事情真相,她竟接受朋友提議,以玩碟仙的方式想和屋裡的鬼魂溝通,終於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接下來這段是我當年看過後印象最深的一段,電影在拍攝現場做一個玩碟仙的試驗。當時我正值國中,這類召靈遊戲也曾是國中女生的話題,錢仙筆仙筷子仙,什麼都可以成仙,我很慶幸當時什麼都沒玩過。




信不信由你,眾人真是令碟子移動對答,還問起了當時正昏迷的歌壇巨星。至於是真的請到靈界朋友對話,還是四人有意或無意的潛意識下所移動,就沒人知道了。



當然最後也要告誡觀眾:沒事別亂玩碟仙,片中是有李大師在場和全套的保護措施,否則亂請碟仙等於將身體的靈界大門打開,任由靈體通過,實在不可不慎。(其實不管什麼人在場或有什麼保護措施,沒必要做的事還是不要拿來消遣會比較好。)




前面多屬個體戶,《大迷信1993》壓軸登場的是韓國一大盛事,看會場擠滿的信眾也能瞭解其規模,名符其實的「大」迷信。整個活動乍看下像園遊會,還會發放食物,但其實此地是禁地,也有很沈重的一面:前來參與的信眾,有許多身負難解的疑難雜症,為了一線生機而來。




韓國神婆金桂花,據稱能徒手替人將身上的「病根」拔除,就直接在台上徒手開刀,畫面頗怵目驚心,整件事更是不可思議極了。







《大靈通》(1992年)

監製:黎文卓
導演:何蓮洲、胡雪文
主持人:林建明、吳剛


《大靈通》是這篇提到的大字電影裡,沒有在台灣上映的一部。同樣以靈異迷信為主題,《大靈通》的題材大多來自香港演藝圈的八卦,對於不熟悉這些的台灣人而言較難投入,至於《大靈通》的情節有哪些,其實看電影的介紹大綱就已經講得差不多了:



我所看的DVD並沒有第一項「火車廣告鬼故事」,不知道是當時上映的電影就沒有,還是DVD中刪剪了?「火車廣告鬼故事」指的是當時香港九廣鐵路的一支廣告片中,出現怪異現象,老實說我看不出來,有興趣請看水管的影片



主持人是女演員,同時是香港資訊節目《今日睇真D》的主持人林建明,以及另一位演員兼主持人,常在募款節目表演心口碎大石或吞炭的吳剛。



第一次看到一部電影一開頭就放開鏡儀式。



第一位嘉賓是汪禹,當年他與傅聲飆車,傅聲車禍去世,使他受到許多抨擊,而後他登上報紙往往是因一些糾紛。片中他一再強調和傅聲關係良好,在製作單位安排下,將由他闖「鬼城」尋找傅聲的消息。



片中聲稱在香港最陰寒的地方,布置了這一座「鬼城」,有法師作法招魂,帶領汪禹和傅聲溝通,將他的心意傳達。片中在儀式過程解釋頗詳細,但對結果就幾乎隻字不提,這樣也好,這類電影常被質疑造假,當事情越離奇,被質疑造假的可能性也隨之提高,還是不要太過,才能保留一些神秘感。(說真的,這一段發生的事,我實在無法說服自己相信。)



片中會親自現身說法的多是奀星,而當時最紅的非四大天王莫屬,當然一個都不會出現,只能分析一下面相和姓名測字。



後段的焦點是這兩個人:余綺霞和鍾保羅。




專訪港姐出身的演員兼司儀余綺霞,主要是談心路歷程,可能是余綺霞最後在影視中露面。她曾演過《凶榜》等電影,日前寫港劇《殭屍奇兵》也有提到她,她在拍完「殭」片不久後,為TVB的《歡樂今宵》出外景時翻車,她的傷勢最嚴重,治療藥物亦產生副作用,外型和行動表達都受到影響,演藝生涯難以繼續,命運多舛的她後來在1990年罹患鼻咽癌,與病魔奮戰數年後,於1993年逝世。




接下來和汪禹那段一樣走聳動路線,而且有過之無不及。身兼司儀、DJ和演員等身份,曾和張國榮、陳百強合稱三劍俠的鍾保羅,年紀輕輕已是TVB的準金牌司儀,然而在1989年,這位前程大好的藝人,卻在位於沙田的寓所內跳樓身亡,原因眾說紛紜,較可信的說法是嗜賭積欠大筆賭債,但也有不少其他說法,例如有後來入住鍾保羅生前寓所者,打電話到《城市追擊》節目中,說是鍾保羅顯靈請他代為申冤(Here)。

《大迷信》中也有提到為鍾保羅「駁骨超渡」的爭議人物,而《大靈通》在這方面下猛藥,找來一批生人,由法師作法招魂,望能請到鍾保羅亡魂來借他人身體發言,釐清真相,大概就類似問米。結果呢?當然一樣沒什麼具體的結果,就當是見識一下作法的過程吧。

╳╳╳

下一篇將有《大八卦》和《大咸濕》,將會比較輕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