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7日 星期五

[電影] 芳草碧連天

是時候寫些清新健康點的...



年份:1987年
導演:蔡揚名
編劇:吳念真
演員:王祖賢、齊秦、石英、陳松勇、尤美芳、李小飛、鈕承澤、鄭宜雰…


你累了嗎?聽首歌好嗎?



<(o一-一)=○# ( ̄#)3 ̄)

對不起,是這首:




╳╳╳

自五十年代至九十年代間,台灣有三家主要的公營電影機構:中央電影公司(中影)、台灣電影製片廠(台製廠)和中國電影製片廠,經常配合政策製拍電影,除了政治立場和意識型態的宣傳外,也有一些有關社會經濟的政策宣導片。

1987年由台製廠和金格影業合作的《芳草碧連天》,就有為當時的農業政策「土地轉作」宣傳的意味,時至八十年代,即使公營片廠也知道硬梆梆的說教片已大為過時,常找較熟悉普羅觀眾口味和電影潮流的民營製片公司合作,期望讓反共或政策宣傳的電影不再硬銷趕客,而達到潛移默化的效果。

可能《芳草碧連天》最有名的事蹟,不在其電影本身,而是男女主角齊秦和王祖賢因本片結下的緣分。和反共、軍政傳記片的鮮明政治色彩相比,《芳草碧連天》本身題材較柔性,沒有被灌輸說教的壓迫感,雖然沒有太獨到的觀點,劇情也是中規中矩,但這部電影我還是有好感的。

《芳草碧連天》的影片近年已十分難找,我手邊的轉錄版照例畫質很差,且沒有字幕,片中人名只能靠網路資訊拼湊,若有誤請見諒。



我喜歡港片,因為有些東西只有港片拍得出來,同樣的,也有些電影是只有台灣拍得出來的,《芳草碧連天》就是。好像《海角七號》大賣的一大原因是貼近本土草根現實,國台語交雜的用語讓人感到親切,而二、三十年前很多電影都擁有這項特色。

《芳草碧連天》在雲林、南投和彰化取景,主場景是雲林的林內鄉,8開頭的六碼電話號碼是當時雲林使用。






在林內的一個農村裡,有每天用廣播和村民「空中再會」的村長伯(石英 飾),還有多數以種植稻米為業的村民。農忙時,周添旺(陳松勇 飾)一家老小忙於收割,長子人稱「空ㄟ」(李小飛 飾),小時候被父親不慎打得腦部受損,卻也個性樂天,娶妻後四年生五個,使得周家一副熱鬧景象。



周家次子永健(齊秦 飾)雖唸農業學校,但他認為待在農村沒前途,一心想學同鄉好友耀宗(鈕承澤 飾)到台北一闖。村長女兒千慧(鄭宜雰 飾)和永健、耀宗是青梅竹馬,剛學醫後返鄉當護士。





台灣政府在五十年代為了增加外匯和確保軍糧,提倡增產報國,鼓勵農民以新技術提高產量,到了七、八十年代,隨著飲食習慣的改變,而出現稻米生產過剩的問題。

村民正面臨稻米滯銷的困境,金塗爺爺嗆聲要把賣不出去的稻子拿回家當地毯鋪,「空ㄟ」把滯銷的稻米燒掉,被父親毒打,村裡的氣氛一片低迷。



飾演「空ㄟ」的李小飛是中視1984年版《鹿鼎記》的韋小寶,也是一位台語歌星,片中也常落一些國台語的順口溜,和飾演村長的石英可說是片中最寶的兩個角色。




此時政府推行稻田轉作計畫,初步調查判斷村裡的土壤條件適合種植花卉,農會請來技術員凌雲峰(王祖賢 飾)指導村民轉種,但村民不能接受,認為種每天吃的米都賣不掉了,更何況是不能吃的花。





照例男女主角初期對對方的印象也不太好。雲峰需要一位本地人當助手,農會推薦有農學背景的永健,永健反正也不喜歡種田,高高興興穿了西裝以為有辦公桌坐...




但工作內容是在田裡收集土壤做實驗,永健原本看不起來自都市的雲峰,心想都市人怎有本地人熟悉當地的土地,但雲峰出口成章,大談土壤成分,使永健收起小覷之心。




永健提議父親試種花卉,添旺不同意,兩人越談越僵,脾氣火爆的添旺用酒瓶砸永健,永健一氣之下跑到台北找好友耀宗。




而雲峰終於找到人願意試種花卉,是耀宗之母阿滿姨(尤美芳 飾),但周圍其他農民仍對雲峰很不屑。



永健原以為台北錢淹腳目,更以為耀宗在台北出人頭地,但其實耀宗生意失敗,被黑道追債又被法院查封,情況非常艱難。




永健想通後回到村裡,協助雲峰在阿滿姨的土地上種植菊花。




走投無路的耀宗回到村裡,想賣掉阿滿姨手上最後四分地應急,阿滿姨亡夫就葬在他自己辛勤一輩子的土地下,若賣地勢必要遷走,何況賣了地菊花就不能繼續試種,永健大力反對,與耀宗扭打,最後決定不賣地,耀宗則被法院收押。




賣地一事永健幫雲峰而不幫耀宗,使他被朋友冷嘲熱諷,永健心情低落,雲峰鼓勵他,兩人的氣氛也越來越曖昧。



雲峰接獲通知,要她到屏東繼續下一期的土地轉作輔導,雲峰以村子裡大部分村民仍未接受轉作,要求再待在村裡一期。




颱風來襲,雲峰在颱風夜裡搶收菊花,雖然村長廣播請大家幫忙,但大家不認同雲峰,沒人願意幫忙。




永健來了,原本不認同他的父親也帶著「空ㄟ」來幫忙,連千慧也前來幫忙。




次日大家載著搶收的菊花到市場,因為颱風花價上漲,又逢七月拜拜,菊花供不應求,引來花商爭購,雲峰更向阿滿姨分析長期與花商配合供應菊花,獲利可觀。




花商走訪阿滿姨土地,更締結契約,眼看阿滿姨轉種菊花大成功,其他村民們也心動了。



沒賣地而靠土地大賺,很快將耀宗的欠款還清,耀宗也回歸故鄉幫忙。




雲峰繼續輔導村民種植不同種的花卉,避免一窩蜂,同時也完全融入村裡環境,和大家打成一片。




雲峰因太操勞病倒,門裡門外堆滿鄉親的心意,探病者和水果補品絡繹不絕,此時的雲峰簡直是女神了。





千慧照料雲峰,兩人也建立相知的情誼。

包括錄影帶盒的劇情簡介都說,雲峰為了成全永健和青梅竹馬的千慧,而選擇離去,但其實片中雲峰是一定會走的,和成不成全是兩碼事,她的工作和目標就是到不同的地方去,把人留在鄉下發揮其價值。千慧這角色也很討喜,對情敵沒有敵意,也沒有特別委屈,片中的愛情戲比重不算重,清清淡淡,沒那麼糾纏。






永健開口問雲峰能不能不走,雲峰無言以對,永健擁吻雲峰。「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片名來自李叔同的〈送別〉,寫農田景致也暗道最終離別,取得真好。




雲峰即將離去,青梅竹馬三人組來送行,耀宗留在鄉下以後整個人變得多清新啊,鈕承澤逆回到《國中十四章》了耶...(毆)



這時,對面月台人山人海,原來村長帶領全村村民來給雲峰送行...




就這樣,雲峰帶著鄉親們滿滿的人情和祝福,帶著千慧和耀宗的友情,還有和永健沒結果的感情和遺憾,迎向下一個挑戰。


齊秦、王祖賢〈花祭〉@《芳草碧連天》
曲:齊秦 詞:齊秦、黃大軍

video

〈花祭〉是《芳草碧連天》的主題曲,一般所見到的是齊秦獨唱版,而電影片尾是齊秦和王祖賢的合唱版,合唱版我沒見過完整版,這邊上傳的是片尾版,是說獨唱版比合唱版好聽多了就是...


╳╳╳

吳念真:「國內的土地轉作政策,在整體預估計畫上未見精確,稻田轉作後也常再出現一窩蜂,但這些問題在影片中都未進一步探討。」

作為一部有著政策宣傳意味的電影,當然會對該政策過份樂觀和完全從正面表述,就好像片中土地轉作的過程,實在是太順利、太百利而無一害了。編劇吳念真也承認,影片冠上「政策」是一種桎梏,限制了各方面的發揮,也令電影難有較多元的深入觀點。

儘管製作上有所制肘,但無疑吳念真的劇本豐富了不少細節,人物如吳念真一貫的有血有肉,充滿台灣鄉土文學氣息,配合石英、李小飛等演員的對白也十分道地妙趣,將〈送別〉中的情景巧妙的演出來(村長和雲峰飲酒談心)更是妙筆。

《芳草碧連天》的最大看點,除了王祖賢和齊秦的定情合作外,台灣農村的生動描寫,那種人情味的拿捏頗到位,看得舒服,而資深演員的演出更是親切自然,這些是台灣鄉土電影最無可取代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