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3日 星期一

[電影] 畫皮轉生四部曲(上)



《聊齋誌異》(以下簡稱《聊齋》)是華語鬼片的寶典,改編自《聊齋》、脫胎自《聊齋》,甚至不知不覺受《聊齋》影響的鬼片,可說不計其數,其中最熱門的改編篇章非《聶小倩》和《畫皮》莫屬,說起這兩篇小說受到認同、普及性較高的改編作品,1987年的《倩女幽魂》十拿九穩是《聶小倩》最深入人心的版本,此後的改編作品沒有不受其影響的。

反觀《畫皮》就找不到一個認受性這麼高的影視版本了,可能2008年由陳嘉上等人執導的《畫皮》已是較多人仍有印象的,甚至以此為基礎被改編成電視劇。在此之前,改編《畫皮》的電影不是年代太久遠和地域性較強,就是票房口碑差強人意,總之難有一個至今仍廣為人知的版本,趁著2008年版《畫皮》的續作《畫皮Ⅱ轉生術》正熱映,藉此機會複習一下過去港台兩地所拍的幾部《畫皮》改編作品,溫故知新。

這裡將提及的《畫皮》所改編的電影,計有1966年鮑方執導的《畫皮》、1969年姚鳳磐編導的《雪娘》、1979年李翰祥的風月片《鬼叫春》,以及1991年胡金銓的最後作品《畫皮之陰陽法王》,相較之下,2008年版《畫皮》的改編幅度可說大得多,其他幾部即使加入不同元素,劇情方面大多沒有偏離《聊齋》原著太多。



《畫皮》(1966年,香港,鳳凰)

導演:鮑方
編劇:黃布衣、鮑方
演員:朱虹、高遠、陳娟娟、翁午…


香港和台灣的影業,長年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唯獨有一類港片,在台灣的歷史幾乎空白一片:左派電影。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因歷史和位置的關係,不少行業都有左右之分,電影界也不例外,左派影人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等於自動放棄台灣市場,政治立場鮮明。反觀右派影人則較鬆散,不少影人加入右派「自由總會」都是出於市場的考量,無關意識型態。



香港左派電影的題材多為小人物的生活、社會和家庭倫理等,人文性較強,五、六十年代的左派電影大多沒有明顯的政治目的,也不曲高和寡,出過不少在商業上獲得成功的作品,甚至在市場上可以和財力雄厚的非左派公司如電懋和邵氏一較長短,例如1964年的《金鷹》可能是香港第一部票房破百萬的電影,又如《畫皮》在中國大陸瘋狂賣座。直到文革時受極左路線衝擊,香港左派影業迅速萎縮,長城、鳳凰和新聯三大左派公司更在八十年代合併為銀都機構,此後出產的電影就未必是左派電影了。

鳳凰影業出品的《畫皮》雖是香港電影,但在中國大陸獲得的迴響更大得多,據說連當年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陳毅看完都讚譽有加,直到七十年代末引進中國上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第一次上映恐怖片,而掀起熱潮,甚至傳出有人在戲院活活被嚇死,成為不少中國人深邃的回憶。

鮑方:「我們對《畫皮》這個簡單的故事進行了刪改和加工,摒棄了『瘋丐還心』的怪誕情節,加進了『厲鬼嫁禍,拆散家庭』的一整段戲,在主要人物、主要情節上,都在原著提供的基礎上做了很大的改動,希望一方面既能適當保持《聊齋》原有的風格,又能去其糟粕取其精華賦以新意。」(來自《畫皮》電影特刊)

身為台灣人,當然是進入網路時代才有機會聽過和看過1966年版《畫皮》的,別說以現在的眼光來看《畫皮》一點都不恐怖,連稍後台灣的《雪娘》在炮製恐怖橋段上,都比《畫皮》落力,然而《畫皮》一如很多左派電影般,頗著重在人性和人倫的描寫上,加上台詞文雅含蓄,在港台鬼片中仍頗具特色。



開頭和結尾都出現蒲松齡和友人談天論地講故事的情節,很高興這情節終於和台灣電檢無關了。




飾演畫皮女鬼的朱虹和飾演書生的高遠,是鳳凰影業的看板明星。這個版本裡,書生比較被動,女鬼「梅娘」則完全是攻於心計的惡鬼,謊稱是學政使之女,讓考不到功名的書生以為遇上貴人。





鮑方說加入「厲鬼嫁禍,拆散家庭」這一段是原著沒有的,說的是女鬼要書生殺妻、讓自己扶正,書生下不了手,於是女鬼控制家丁走到原配床上(來福表示:戚家二少奶奶說欣賞我的文采~),讓本來就想挑老婆毛病的書生休妻趕人,原配想死,幸好正氣凜然的書生之弟救人,女鬼又想勾引書生弟,但書生弟不為所動,還拔劍相向,割花了女鬼的面皮,而識破她的身份。






畫皮和挖心是兩大必拍驚嚇橋段,此版女鬼的原形是獠牙鬼,這張皮畫得真是栩栩如生,讓人聯想到以前的手繪電影看板。畫皮橋段在原著裡發生在劇情中段,這版《畫皮》因為刪了原著中原配為了救夫讓瘋乞丐侮辱的一節,畫皮重頭戲要醞釀的末段才登場,之後就意思意思鬥個法就結束這樣。






《雪娘》(1969年,台灣,萬邦)

導演:姚鳳磐
編劇:姚鳳磐
演員:恬妮、岳陽、王莫愁…


《雪娘》是台灣鬼片之王姚鳳磐所執導的第二部電影,當時他當然還沒以拍鬼片聞名,但也許有些事真的是注定的,姚鳳磐第一、二部電影《玻璃眼球》和《雪娘》分別是懸疑片和恐怖片,當時票房口碑反應都不錯,《雪娘》在台灣賣座據說達97萬,只差一步姚鳳磐就可以新人之姿躋身「百萬大導」的行列。

但接下來他沒有繼續往這條路發展,陸續拍了言情片、喜劇和武打片等片種共超過十部,大多不成功,兜兜轉轉到快放棄電影路時,《大法師》帶動鬼片熱潮下,回頭拍起改編自《聊齋》中《竇氏》一篇的《秋燈夜雨》(1974年),賣得滿堂彩,此後成為鬼片名導,拍古裝恐怖片後,也拍了不少有懸疑色彩的時裝恐怖片,果然路一開始就在那了,回頭來看,同樣改自《聊齋》的《雪娘》,風格和《秋燈夜雨》已頗相近。






和《畫皮》半推半就的高遠相比,《雪娘》的岳陽根本就是登徒子一個,看到寡婦雪娘貌美就上前油嘴滑舌調戲,自找的怨不得人。岳陽是舞台劇出身的演員,往後可說是姚鳳磐的班底,從小生一路演到中生,《秋燈夜雨》也是由他演好色負心漢。

而這版的畫皮女鬼由恬妮出任,演得很有「鬼氣」,說實在,這版的女鬼甚至有點替受害者出氣的感覺(開頭被男主角玩弄的女子說不是每個女人都這麼好說話,暗示他將踢到鐵板),非雪娘主動招惹人,甚至和男主角談情時一再話中有話,可見她除了吃人心的目的外,也有教訓對方之意,若不是後來一再傷及無辜,這個女鬼被消滅都挺冤的。

《雪娘》中書生原配的重要性也高於《畫皮》,由王莫愁飾演,王莫愁可說是唐寶雲以外,另一位健康寫實片中的好女人代表,代表作有《蚵女》和《啞女情深》等,和冷艷的恬妮對比,她的造型略顯老氣是有點吃虧(當時還不到30歲),但她將角色的溫厚賢慧演得恰到好處,以實力取勝。




姚鳳磐代表作《秋燈夜雨》的影像風格,《雪娘》時已奠定,例如這兩張圖中的煙霧、枯樹、荒宅、散髮、瞪大眼等關鍵字,以及光源的運用,在《秋燈夜雨》等姚鳳磐鬼片中都不陌生。值得一提的是《雪娘》的攝影師賴成英,是當代台灣頂尖攝影師,後來姚鳳磐兩大聊齋鬼片《秋燈夜雨》和《寒夜青燈》(改編自《聶小倩》)都是由他負責攝影。




《雪娘》恐怖橋段的篇幅比《畫皮》更重許多,多了原著沒有的書生家婢女被雪娘殺害噬心,緊接著就是雪娘真面目登場的畫皮重頭戲,美艷雪娘的原形是七孔流血的老嫗,而且行為瘋癲更顯噁心,和換上恬妮皮後的陰森對比鮮明。



不用顏料,雪娘直接蘸嘴裡的血來畫皮(七孔流血還真方便),邊畫還邊滾地亂笑,相當詭異。





猛藥接二連三,男主角偷窺到雪娘畫皮,嚇得屁滾尿流,在庭園中你追我跑,接著就如原著中的,雪娘登門挖心,不知道是否翡翠台版本有剪片,只見到血手一雙。




書生弟的角色也是有的,還在樹林遇到婢女鬼魂,這當然也是為了讓電影更恐怖拍的橋段。





「瘋丐還心」的橋段這裡就有了,乞丐改成老和尚,獨坐山中看起來就很像仙人,要原配吃的也從痰變成髒饅頭。接著如原著般男主角生還,還就此悔悟,大致上片中把男主角的好色薄倖歸咎成「心魔」,原配求回男主角器官上的心臟同時,也順便求回他的良心。



(《雪娘》中已可窺見姚鳳磐對於場景的用心,片尾在海拔3200公尺的合歡山森林雲海取景,營造出幽異而嚴峻的氣氛。)

雪娘當然不會坐視他們一家團聚,她抓走書生弟的小孩,害書生弟老婆跳崖,所以仙人就毫不客氣把她變回原形收進葫蘆,接著仙人還救了書生弟的老婆小孩(這位仙人真是強到開無雙),最後大家洗耳恭聽仙人說教,全劇終。

2012年7月11日 星期三

[閒聊] 台慶夜、紅白鬥

好久沒有純水性質的閒聊花癡文了...



好久沒寫我偶像的近況了,都不知道要怎麼開頭了○( ̄﹏ ̄)○

話說上週週休的7日和8日這兩天,好久沒有關注香港大型晚會的在下,很難得有機會連續兩天都懷著期待的心情,等待香港播完節目後,網上的善長釋出影片,皆因我兩位較少露面的偶像,這兩天竟接連在大型晚會裡演出,這種好事還真不是年年有的。

關淑怡〈幻影〉
曲:林敏怡 詞:林敏驄
關淑怡〈細水長流〉
曲:M.Alejiandro,M.Beigbeder 詞:林振強


(標題是草蜢,但影片前段就是SK的環節。)

首先是SK在7日播出的《2012翡翠歌星紅白鬥》中,以嘉賓身份演唱兩首歌曲,兩首都是翻唱他人的作品,第一首是譚詠麟的〈幻影〉,第二首則是日前逝世的蔡齡齡的首本名曲〈細水長流〉。

所謂《翡翠歌星紅白鬥》,其實就跟《翡翠歌星賀台慶》差不多,只是還沒到TVB台慶的日子而已,《翡翠歌星紅白鬥》是TVB和四大唱片公司分道揚鑣後,首次辦翡翠歌星系列活動,為了增加星光找了不少外援和資深歌手助陣,算是盡人事了。SK上次參與《翡翠歌星賀台慶》是在2008年(2010年和2011年停辦),當時這個Blog剛開張,有順便回顧過SK參加這個晚會的歷史(Here),今年和2008年一樣,SK是以嘉賓身份登場,不須當背景玩遊戲被消遣等等,專心唱歌就得了。

今年二月提過SK和麥浚龍合唱,並且有與唱片公司接洽的風聲(Here),但很可惜的截至目前為止沒有太多新的消息,近幾年除了(我看不到的)各地演唱會外,TVB真是少數能見到SK的管道了,可能拜四大缺席所賜,TVB還挺常找SK撐場的,去年也找過她擔任勁歌總選的嘉賓,這點真是多謝了。



接下來這位讓我更激動,本Blog一哥張立基在去年回流香港,不時有曝光機會,稍後還將擔任《亞洲星光大道5》的評審。但始終少有較大型較正式的演唱活動,終於在8日播出的《亞洲電視55周年頒獎禮》中,身為亞視第一屆《未來偶像爭霸戰》冠軍的他,以表演嘉賓的身份在晚會中又唱又跳首本名曲〈Electric Girl〉。

張立基〈Electric Girl 2012 Remix〉
曲:陣內大藏 詞:周禮茂 Remix:DJ Dan Tang



亞視活動能見度較低,基哥這段視頻才一千多人點閱,但已是《亞洲電視55周年頒獎禮》反應最熱烈最正面的了,反觀《翡翠歌星紅白鬥》罵聲不少,但看的人就是多很多。

基哥的表現,不得不說比我預期中還要更好,能感受到是盡力而專注的表演,開心之餘亦覺得感動。雖久疏戰陣,基哥仍邊跳邊唱現場,配合這首數月前已曝光的新混音版〈Electric Girl〉(Here),舞也是新編的,動作雖沒有當年腿像裝了馬達般複雜動感,但台風穩健不減當年,演唱水準更絕不失禮,尤其前一天《翡翠歌星紅白鬥》中,才看到不少邊跳邊唱個幾句,都全數對嘴還不見得對得好的,基哥的年紀可能是不少年輕歌手的兩倍,但無論力度和準度都一點老態也沒有,值得喝采。

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電影] 執法先鋒



年份:1986年
監製:元彪、元奎
導演:元奎
編劇:黃炳耀、司徒卓漢
演員:元彪、羅芙洛、黃錦燊、元奎、午馬、樊少皇、喬宏…


在我美好的八十年代港片回憶裡,元彪是不可或缺的一位明星。元彪是特別屬於八十年代的,雖然要到1979年的《雜家小子》才第一次演主角,但進入八十年代以後,元彪星運亨通,很快躋身嘉禾旗下重要的明星,和兩位更早成名的巨星師兄成龍、洪金寶並稱「嘉禾三寶」,三人在《A計畫》、《快餐車》和《飛龍猛將》等片的合作固然是缺一不可的黃金組合,元彪自己也領銜主演過不少賣座強片,如《敗家仔》、《新蜀山劍俠》、《波牛》、《殭屍家族》、《執法先鋒》、《孔雀王子》和《急凍奇俠》等。

然而進入九十年代,元彪離開嘉禾自立門戶後,星光卻逐漸黯淡下來,這些在「元彪製作有限公司」的創業作《西藏小子》這篇已有提及,在「元彪製作有限公司」前,元彪也曾在嘉禾的支持下嘗試籌組製作公司,與元奎合組「泰禾」,首部也是唯一作品是《執法先鋒》,雖然只有這麼一部,但也夠了,拿《執法先鋒》和《西藏小子》一比,《執法先鋒》的淋漓盡致對比《西藏小子》的尷尬,就可看出嘉禾這種大公司的支持和形象規劃,對作為「明星」和「電影人」的元彪起了多大的作用。

就我看過的元彪電影中,若要挑一部武打身手最有發揮的,我的選擇就是1986年這部《執法先鋒》,當時的元彪顯然處於高峰的狀態,拼勁十足,加上已經嶄露頭角的元奎,《執法先鋒》無論拳腳功夫或動作場面設計都精彩絕倫,對於香港動作片的愛好者來說,這部片應該可以擺進必看片單中。

「執法」先鋒

八十年代的香港,已經是成熟的法治社會,也由於香港深具西方法治文化的行政效率和契約精神,才有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條件。但有趣的是,香港電影裡卻經常流露出不信任法律和法治的意識,尤其對法律的執行力和公正與否存疑,是九七的壓迫使人寧願相信個人英雄主義而不相信制度也好,單純集體無意識的宣洩也罷,這麼學術性的問題當然不關我這種Blog的事,這裡的重點只是:《執法先鋒》是部很明顯不相信法律能維持公理、伸張正義的電影,所以要有英雄挺身而出,以連場的打鬥、追逐和高難度動作懲惡鋤奸,有如時裝版的武俠世界。

由於這是一個比較沈重的題材,《執法先鋒》殘忍暴力的程度可說比元彪以往主演的任何一部電影都高,部分意識更直逼主流動作片的底線。元彪的訪談中說,《執法先鋒》的題材和形式刻意拍得比較像外國電影,講檢察官獨立行動去查明真相的故事,和所謂外國片相比,最大的不同當然是加入大量的動作場面——《執法先鋒》的劇情沒啥創意也不算太合理,如元彪所說的:「根本冇戲(演技)發揮,只不過完全發揮動作」,簡單來講,這就是一部爽片,一部規格化的商業電影,是成熟的電影工業下的成品,以上毫無貶低的意思,拍一部好看過癮的爽片,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執法先鋒》對法律的不屑從一開始就毫不客氣的顯露出來,大拍六法全書被子彈打穿落地的場面,鏡頭還刻意停留在被人踩來踩去的法典上,接著片中身為檢察官的元彪在法庭上直接質疑乃至否定法律的執行力,一點掙扎都沒有,姑且不論這種立場是否太偏頗,起碼它由頭到尾貫徹這一套,基於這樣有點失控的劇情,才能伸展出那些花招百出的動作戲,這種「敢」也是當年港片的魅力所在,就如David Bordwell所說的:「高成本製作,卻不失低成本的大膽創意」,或許這也是當年的港產大片和今日的合拍大片決定性的不同。



《執法先鋒》的某些意識直逼主流底線,據說原版甚至有殺小孩的場面,至於現在看得到的版本中,雖沒有直接演出殺小孩,但也有殺手將小孩鎖在房裡炸死的場面。





為了迅速合理化主角對壞人的私刑,這部戲可說從開頭就在下猛藥,主角夏令正(元彪 飾)的恩師在光天化日下被惡徒槍殺,接著願意出庭作證的證人一家八口也被殺手殘殺,所有人都知道是誰幹的,卻苦無證據入罪。

夏令正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在《執法先鋒》這部「泰禾」的開業作中,元彪的角色名也極近似本名。(註:元彪本名應為夏令震。)



(頭咧??)


逃出法網的壞人是張衛成(張沖 飾)和周鼎光(田俊 飾),夏令正首先以垂吊的方式從大樓落地窗破窗而入,並以矯健的身手徒手殺死張衛成,接著當然再從窗戶垂吊降落地面,輕鬆寫意的解決一隻。




鏡頭一轉,名叫Cindy的「鬼婆」(羅芙洛 飾)突兀的出現在麻將館裡,熟練的倒茶打牌,原來她的線人(曾楚霖 飾)以麻將當暗語指出嫌犯的位置。



接著就要大戰了,鬼婆一人大戰錢月笙等四男,游刃有餘,羅芙洛的實戰能力完全不須懷疑(連續五年的世界空手道套路組和器械組冠軍,而且不分男女組),但在片中出奇用了不少替身,大多是中遠景的攀爬翻騰動作,可能因為動作設計的元奎和元彪等人,還是選用較多偏向京劇強項的雜技動作。




第一張圖裡的替身看起來挺像元彪本人的,是說元彪在走紅之前,可說是在很多電影當別人替身的「替身王」,若是的話也只是重操舊業啦。




這場羅芙洛單挑四男後,用一只手銬將四人銬在一起,18個鏡頭合計24秒的片長,David Bordwell在《香港電影的秘密:娛樂的藝術》一書用了超過一頁剖析,這裡不貼詳細的鏡頭拆解了,書中這一段主要在探討港片的動作場面中,為何總能予人徐疾有致的節奏感,和一氣呵成有連貫性的暢快感。近年在很多打戲的評論中,常見到「拳拳到肉」這個詞形容打戲的精彩,這個詞不是空泛的形容,之所以能讓觀眾體驗到拳拳到肉的投入感,是因為這些鏡頭中打和停頓的節奏,是經過嚴謹設計和組織,而攝影機的位置和運用是務求將身體動作拍得一清二楚,透過剪接能將動作的細微變化簡潔和真實的呈現:「每一個鏡頭,都是清晰明確的」、「觀眾看到的鏡頭不會過多也不會過少」。




(發哥這張好卡通,我喜歡~)

Cindy的上司汪精衛(黃錦燊 飾)派她去查張衛成被殺案,還要獨來獨往的Cindy一定要找人合作,於是她選中一事無成的便衣警察臭蛋(元奎 飾),臭蛋的父親是軍裝警察柴爺(午馬 飾),兩父子常鬥嘴,但實則感情深厚。




夏令正的女友(陳玉嫻 飾)是社工,慣竊的少年文仔(樊少皇 飾)是她輔導的對象,夏令正接送女友時,Cindy已悄悄鎖定他是殺人疑犯,於是派臭蛋去測試夏令正的身手。





結果夏令正先碰上周鼎光派來的打手們,在停車場表演一打十,臭蛋誤打誤撞替他解了圍,還將Cindy鎖定他是殺人兇手之事自爆。




港片絕不會拖泥帶水的,很快的Cindy就到夏令正家去嗆聲,同樣嫉惡如仇的兩人,因為不同的立場和遭遇必須敵對。




文仔潛入周鼎光家偷竊,目睹了周鼎光和其同謀的窩裡反,還摸走了周鼎光的帳本,成為整件事唯一的證人。



同謀者竟是Cindy的上司汪精衛,談不攏之下,汪精衛將周鼎光給殺了。




這麼巧夏令正也潛入周鼎光家,但他來遲一步,周鼎光已經不用勞煩他動手了,只有Cindy尾隨夏令正到場,看到這情形當然一口咬定夏令正是兇手。



於是本片第一場一對一的格鬥上演了。




應付完Cindy後,夏令正還要趕場到法院打官司,Cindy隨後跑到法庭上要逮捕夏令正,曾戲言若夏令正對張、周二人私刑會判他無罪的法官(喬宏 飾),竟一諾千金的為夏令正做了不在場證明的偽證。





目睹殺人案的文仔想藉此撈點油水,沒想到在警局裡遇到殺人真兇汪精衛,嚇得皮皮銼,汪精衛假意給文仔好處,暗地裡當然打算殺人滅口,先是將文仔相依為命的爺爺(劉兆銘 飾)勒死,正要對文仔下手時,Cindy派來跟蹤文仔的臭蛋趕到,文仔逃過一劫,臭蛋卻殉職了。




臭蛋的同袍好友咖哩和太保悲痛之餘,更擔心柴爺受不了獨生子死去的刺激,柴爺卻反過來安慰兩人...



臭蛋之死這場戲著實表現出元奎對悲壯場面的細膩,沒有呼天搶地,只有細心鋪好梗的小動作(一直叫元奎戒煙的午馬,點了煙擺在他嘴裡),午馬的演技更將角色的蒼涼演得入木三分,這一段是《執法先鋒》在文戲方面極少數的出色場面,看得出來元奎也挺喜歡這兩父子的人設和情節的,1988年同樣由他執導的《神探父子兵》中,午馬和元奎再續父子緣,可看成是《執法先鋒》裡臭蛋和柴爺支線提升為主角的劇情延伸版。



汪精衛還跑來假惺惺的安慰柴爺,累積仇恨值。





汪精衛派出當初殺證人一家八口的殺手(Peter Conningham 飾)去幹掉夏令正,發生激烈的打鬥(六法全書又挨了一槍),夏檢察官的腿功十分犀利,將殺手打倒。





文仔趕到向夏令正揭穿汪精衛是大魔王這件事,但Cindy登場將夏令正逮捕,警局中,夏令正和汪精衛正面交鋒,汪精衛戲謔的說要相信法律,真是婊法律到了最高點...(不過後來現實中的黃錦燊考取大律師資格,看來說他相信法律是很有說服力的。)




文仔聯絡Cindy,要以帳本證明汪精衛和周鼎光勾結,但汪精衛派出女殺手(Karen Shepherd 飾)搶先殺了文仔。




接著就是兩位美國武術冠軍羅芙洛和Karen Shepherd的對決。




經此一役,Cindy終於瞭解罪魁禍首是背後那隻黑手,向夏令正痛陳自己會以暴制暴做得更加徹底...





Cindy單槍匹馬闖入汪精衛的大本營,掃光了雜魚,卻遭到汪精衛的襲擊...




夏令正趕到,目睹Cindy被殺,汪精衛仍得意洋洋的消遣夏令正,於是只能展開最後的殊死戰了。





彪哥的腿功凌厲,黃錦燊的替身似乎比他小了一號。



打不過,汪精衛開直昇機走人,夏令正鍥而不捨的追上機,只是當然不是用什麼正常的方法上機...




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動作片讓人津津樂道,「什麼都來真的」也是一大重點,彪哥說:「那時候拍電影要賣命的,一切親力親為,觀眾才會覺得你是真的。」

所以在大部分電影中,理所當然用綠布景拍完再合成的場面,《執法先鋒》毫不客氣玩真的,這場追上飛機的戲碼,元彪貨真價實的吊在4000呎高空上,攝影師趴在機內往外拍攝,長時間承受高空的風阻力,心理的壓迫感更是光想像就膽顫心驚(長時間在二、三百層樓高的高空中晃動...),拍完之後兩人都發高燒生了大病,可憐的攝影師更一拍完就腿軟昏倒被抬回飯店。




上了飛機,不要命的夏令正當然比還得分心開飛機的汪精衛優勢多了,最後就在空中結束了這位魔王的一生。話說回來,這部片真的很愛從頸部下手殺人,張沖被徒手勒斃,田俊被從嘴巴裡刺喉嚨再刺腦,劉兆銘被繩索勒吊,樊少皇被利刃刺頸,羅芙洛被長鑽子鑽頸,最後黃錦燊則是被斧頭劈頸。




汪精衛死後,直昇機失控撞山爆炸,夏令正跳機,從高空直落海面而死。

最後跳機的場面,是片中元彪唯一啟用替身的部分,元彪原想自己上陣,但拍攝外景的紐西蘭當地法規不准,而找有跳傘執照的專業人士代勞,事後元彪也認同這是正確的,雖說當時拍片如玩命,但絕對不能兒戲。而最後落水的鏡頭仍是元彪自己拍的,他吊著鋼絲從五樓高的位置直插水中,結果鋼絲斷了,整個人以「腰折」的姿態直插保護墊上,元彪說這是拍片以來最危險的一次。

《執法先鋒》主題曲:

張學友〈狂傲〉
曲:見岳章 詞:盧國沾(粵語版)、娃娃(國語版

video
▲ 粵語版

video
▲ 國語版

╳╳╳

以上全部死光光的結局,是港版原裝結局,但由於《執法先鋒》賣埠到很多地方去,而拍了不同版本備用,另一個常見的結局則是:



羅芙洛沒被鑽脖子,所以沒死。題外話是據說有些海外版之中,羅芙洛的設定是黃錦燊的妹妹。




羅芙洛率警出海找到元彪,緊急的救起他。



最後元彪在法庭上接受法律制裁。台版當然就是這個結局,不然電檢不會過。

╳╳╳



最後再來看點東西,《執法先鋒》在歐美市場頗受歡迎,一般所見它的英文片名是《Righting Wrongs》,美國版則是《Above the Law》,後來有部由羅芙洛主演的電影叫《Above the Law 2》,可見這片有點號召力的。




導演的大名是Man Hoi。




除了羅芙洛,《執法先鋒》的「原班人馬」如黃錦燊、午馬、喬宏和田俊等人都有出場,不過當然沒有元彪。



這是孟海執導的《師姐大晒》(台名:《師姐出馬》,1989年),劇情和《執法先鋒》毫無關連,華人市場中也幾乎沒有以《執法先鋒》續集之類宣傳。拍此片期間羅芙洛和孟海更傳出異國戀曲,但因為拍完不久後,羅芙洛便返美發展,戀情無疾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