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9日 星期二

[電影版] 1983年的台灣暑假檔華語片

八十年代的台灣暑假檔華語片系列(4)



八十年代初的台灣電影圈有句話:「五窮六絕七翻身八利市」,除了講電影市場因為暑假景氣好轉外,另一層意義是下半年製片的資金,要靠七、八月的收入來轉投資。暑假國片賣座不佳,使得1982年暑假之後,國片面臨嚴重的片荒,根據1982年製片協會的登記資料統計,九月到十二月登記開拍的電影僅約三十多部,平均每個月約八部,但登記開拍不等於拍得完,實際上真能有成品問世的,平均一個月頂多四、五部,和院線的片需有很大的落差。

本地製片公司不拍片,發行商除了自行投資拍片外,引進更多的港片,也是發行商面對片需的應對方法。早幾年,除了大世界院線片源來自邵氏,以及嘉禾固定提供一條院線的部分片需外,除了少數有大卡司的港片,很少有台灣發行商會重視中小型製作的港片,但在國片片荒、港片屢創佳績,加上電視台播港劇而吹起港風等因素下,連一些普通港片的價錢都能越賣越好。

說到港片屢創佳績,不能不提的是香港新藝城,在1982年這一年,港台兩地都是成績彪炳,香港方面一部《最佳拍檔》大破賣座紀錄,台灣方面,1982年台北十大賣座華語片當中,新藝城也獨佔三席,才成立三年就已能和邵氏、嘉禾分庭抗禮。而新藝城對台灣市場頗為積極,和台灣大發行商王應祥合作,成立台灣分公司。

1983年暑假檔的國片院線仍有六條,不過組合和前三年有點不同,中國院線、大世界院線、萬國院線和金馬院線和前一年暑假差不多,台北院線因「龍頭」台北戲院改映西片,原本台北院線的「龍尾」戲院就和今日戲院改組成新的今日院線,而原本今日院線的「龍尾」,則大多加入新組成的「新聲、皇后院線」。

新聲戲院原本放映西片,而皇后戲院和另一家間歇性放映華語片的碧麗宮戲院,都是1982年九月開幕的新戲院,背後老闆之一就是王應祥,開幕酒會更連新藝城演職員都整批飛到台灣來道賀。這條院線的排片人可想而知是王應祥的「龍祥」,而和王應祥密切合作的新藝城所拍的電影,當然會在這條院線推出。


暑假前一週:6月25日








即使片源不足,戲院還是要打開門做生意,面對五窮六絕只好靠重映舊片解決部分片需,即使到了六月最後一週的準暑假檔,依然有兩條院線推出重映的舊片。

新聲、皇后院線推出新藝城的《我愛夜來香》,徐克榮獲金馬獎的《夜來香》(港名:《鬼馬智多星》,寫過歐)續作,保留「夜」片的林子祥和泰迪羅賓,導演換成泰迪羅賓,而徐克則加入演員陣容,還多了個林青霞,這規格顯然是暑假第一檔強片。

今日院線在進入考季前重映1979年的話題作《拒絕聯考的小子》中國院線則在李小龍「巨星殞落十週年」紀念性重映《唐山大兄》

大世界院線打出金庸牌,華山執導《鹿鼎記》在不少人眼裡,是邵氏那批金庸片裡面的佳作,汪禹扮演韋小寶固然是維妙維肖,配角也是一時之選,然而武俠片只在小螢幕熱,大銀幕上票房卻少有佳績。

1983年是台灣開始試辦「電影分級制」的一年,劃分「普遍級」和「限制級」兩級,萬國院線這部《處女的日記》很顯然就是一部限制級電影,那時候的豔情片廣告標語比十年後的三級片真是含蓄很多。

金馬院線推出《四神奇》,是本地的泰威公司自製的卡通電影,由留日導演郭承威導演,以格林童話裡的《不來梅樂隊》為藍本,四個由動物變成人的主角,加上向手塚治虫買下其筆下「怪醫黑傑克」造型的使用版權(秦博士即台、港舊譯),結合而成這部長片。和一般童言童語的卡通片相比,《四神奇》加入人性、戰爭、亂世和科幻等大人取向的元素,台灣上映前就已賣出日本、義大利和法國的版權,這點應該讓不少國片片商很羨慕。而《四神奇》這類東洋風的卡通在當時台灣較少見,現在甚至有人以為這部片是日本貨。



暑假第一週:7月2日







《我愛夜來香》《四神奇》進入第二週映期,四條院線換片。

《E.T.》+兒童片+運動片有沒有搞頭?請見中國院線的中影電影《魔輪》。新銳導演王銘燦執導,描寫歐弟飾演的富家子對越野單車產生興趣,繼而加入車隊練習,最後和反派車隊比賽的故事,還加插他和《星星知我心》的兩大童星——和外星生物小彬彬的友情、和女主角石安妮的兩小無猜等支線。

萬國院線推出《武當風雲》(港名:《少林與武當》),片商高價買進此片,主打因《楚留香》爆紅的鄭少秋,但賣座不佳,賠了不少。

大世界院線推出楚原執導的《日劫》,在演什麼?大概就是神怪武俠片+《超人》吧,對以下任一者有興趣的話,不妨一看:(一)囧片(二)青春美麗的鍾楚紅。

今日院線推出《國中十四章》,片名取自當時國中健康教育課本裡的性教育章節,是目前還能在有線台看到的古早國片之一,不過當時的票房蠻差的。近期話題人物,當時正因《小畢的故事》嶄露頭角的鈕承澤在片中有吃重的演出。



暑假第二週:7月9日





《我愛夜來香》進入第三週映期,《魔輪》《武當風雲》《日劫》進入第二週映期,這週只有兩部新片,而且兩部看起來有點鬼打牆。

金馬院線推出《九陰童子功》(港名:天師撞邪),1982年暑假的《奇門遁甲》在台灣很賣座,於是第一影業的黃卓漢禮聘袁家班原班人馬,在台灣拍攝了這部續作,並成為黃卓漢和外地資金合組的「大大公司」創業作。承襲《奇門遁甲》的玄幻風格,廣告標語還提醒大家認明金字招牌。

今日院線也推出一部標榜是《奇門遁甲》原班人馬關係作的電影《奇門迷踪》,這部電影其實是1982年年初已在香港上映的《霍元甲》,是比《奇門遁甲》更早推出過的片,只是沒在台灣上映過,這時就拿來充當新片。雖然台前幕後同樣是袁家班為主,但這部片拍到一半因為出品人吳思遠和袁和平鬧得不太愉快而拆夥,就由吳思遠執導收尾。



暑假第三週:7月16日







除了《九陰童子功》進入第二週,其他院線皆換片。

新聲、皇后院線推出新藝城暑假第二彈《小生發威》(港名:《少爺威威》),打出1982年在台賣座甚佳的《小生怕怕》原班人馬,不過警匪喜劇的《小生發威》不及靈異喜劇《小生怕怕》吸睛,票房遠比不上《小生怕怕》,倒是片中姜大衛不讓「窈窕淑男」達斯汀霍夫曼專美於前的女裝讓人印象深刻。

萬國院線推出《黑白珠》,來自這年由梅長錕、金鰲勳、王童和
李祐寧等電影人,加上作家黃春明新組的電影公司「蒙太奇」。「蒙太奇」這部以諜報為題材的創業作《黑白珠》雖然成績不佳,但稍後《看海的日子》叫好又叫座,還讓陸小芬轉型成功拿影后。

大世界院線推出王晶執導的《獵魔者》,是一部野戰冒險片,此時的邵氏真是多虧有瘦仔晶這麼一個有拍娛樂片天分的新導演撐著。

今日院線推出前一年拿走金馬影帝的艾迪主演的恐怖片《車魂》,這部片在當時來看真的有恐怖,電檢不會讓太駭人的鏡頭過關嗎?反正戲院會自己偷接回去的...

中國院線《噱頭大王臭皮匠》顯然是一部喜劇,其他我就不清楚了。



暑假第四週:7月23日






《小生發威》《黑白珠》進入第二週,其他院線換片。

中國院線推出嘉禾和許氏的《追鬼七雄》,許冠英和殭屍的不解之緣就是從這部片開始的,雖然片中殭屍是假扮的。而他哥許冠文親任編劇,版面上名字寫的比片中演員大很多。

金馬院線是「大大」的電影《冰雪情關英雄胆》,是本地少數改編金庸的片,雖然這年頭還在用「XX、XX、XXX」的片名是過時了少少,重點是這片名看不出來是改編自哪部小說吧?直覺會以為是《雪山飛狐》,但其實是《笑傲江湖》,片中人名也和原著不同,狄龍和張玲飾演相當於令狐冲和任盈盈的角色。張玲雖然貴為當年連老蔣都是戲迷的《保鑣》女主角,但電影方面的發展則平平無奇。

大世界院線推出中製廠的戰爭片《最長的一夜》,以1950年國共內戰在金門的「大二膽戰役」為題材,片名改自1962年的二戰史詩巨作《最長的一日》(The Longest Day)。

今日院線推出港片《第一次》,楊群的鳳鳴影業作品,楊群的老婆俞鳳至執導,雖然廣告標語寫得頗曖昧,但這是一部很正常的青春片,性也是其中的元素但不是重點,翁靜晶也不可能有啥犧牲演出的。對了這部片的男主角後來超紅的,但這時在台灣還沒有知名度就被忽略了,他的名字叫張國榮。



暑假第五週:7月30日







《冰雪情關英雄胆》《最長的一夜》續映第二週,換上四部新片,其中有兩部這年暑假一等一的強片,在這一週狹路相逢。

中國院線登場的是《五福星》(港名:《奇謀妙計五福星》,寫過啦),洪金寶第一部「福星電影」,高成本、大場面、眾星雲集、娛樂性豐富,嘉禾展示人才和本錢的作品。

新聲、皇后院線上映台灣新藝城的《搭錯車》,原本片名《酒干倘賣無》因為侯德健事件改名,不影響這部電影和包括〈酒干倘賣無〉等電影歌曲的經典。當時從影超過20年的孫越無可取代的演出,讓他在這年金馬獎可說根本沒對手。

萬國院線推出許不了主演的《聰明學生笨老師》,這個時間點上檔屬砲灰一族。

今日院線推出社會片《江湖我獨行》,王冠雄和許不了一起當砲灰,這年頭連當砲灰的門檻都越來越高了。



暑假第六週:8月6日






《五福星》《搭錯車》攜手進入第二週,其他院線換片。

萬國院線《女學生與機關槍》片名讓人想到赤川次郎的《水手服與機關槍》,來自出品過《大地勇士》和《人肉戰車》,專拍熱血電影的佳譽公司,描寫女學生和水兵合力對抗危機的故事。

金馬院線仍是「大大」的電影,雖然「匪區」電影不會在當時的台灣出現,但拍片風氣會感染,《少林廿四溜馬》是衝著1982年在中港兩地頗為轟動的李連杰成名作《少林寺》來的,號稱拍出中國少林電影不敢拍的一段「廿四溜馬」的故事,男主角一樣選用新人,由1982年國術冠軍尤少嵐擔綱。

大世界院線推出《倚天屠龍記第三集》,因為《倚天屠龍記大結局》已經把原著的劇情走得差不多了,所以這部電影的情節全屬新創,劇情大概是神秘大魔王(真身是宋青書,萬梓良飾演)和朱元璋勾結,殺蒙古人嫁禍明教,還練了九陰+九陽變成雌雄同體,於是張無忌和蒙古將軍狄龍一起追查真相殺壞人。楚原真的好前衛,不只把金庸古龍化,簡直有點倪匡化了。可能因為如此,香港那邊不好意思提原著,港名叫《魔殿屠龍》,相比之下台灣更敢了點,不僅叫第三集還寫金庸原著。

今日院線的港片《盟》是由三位女導演陳燭昭、沈月明和麥靈芝三人各導一段的三段式電影,改編自林燕妮的同名原著,是一部所謂的女性電影。



暑假第七週:8月13日




《五福星》來到第三週,《女學生與機關槍》《少林廿四溜馬》《倚天屠龍記第三集》都進入第二週映期,只有兩部新片。

暑假檔怎能少了朱大導延平,新聲、皇后院線在檔期早已排定之下,不得不忍痛將《搭錯車》下片,換上大堆頭噱頭片《1938大驚奇》,來自朱延平也有股份的新公司「漢星」,五美加四傻在不中不西的時空裡奪寶的故事。

今日院線推出校園電影《代課老師》



暑假第八週:8月20日








《五福星》再接再厲進入第四週,把排在後面的電影擠出暑假檔,其他院線都有了變化。

新聲、皇后院線分家,皇后戲院回頭重映《搭錯車》,另有一些加入《花心大少》陣營,新聲院線則繼續《1938大驚奇》

萬國院線推出古龍和周令剛合組的「群龍影業」創業作《午夜蘭花》,鄭少秋是楚留香一角的當然人選,搭配的女主角是也很大咖的林青霞,挾前一年港劇《楚留香》的餘威,是這年暑假檔最被看好的武俠片。

今日院線推出永昇和中製廠合作的軍教片《金門女兵》,拍攝期間傳出呂秀菱和陸小芬爭排名的風波,結果版面上將呂秀菱放在左上第一位,但陸小芬的名字字體卻大得多,永昇還是比較照顧自己人。可惜這間頗有專業製片素養的電影公司,就在1983年這年年底暫時結束製片業務,主因是盜錄錄影帶太過猖獗,嚴重影響星馬賣埠和台灣本地市場。

大世界院線《花心大少》是這年七月離世的傅聲極少數的時裝、非武打片的演出,導演又是王晶,這也是瘦仔晶所拍的第一部追女喜劇。

金馬院線推出林清介執導的《待罪的女孩》,這次不是學生片,是觸及青少年犯罪的社會片,片中飾演正直警官的谷峰憑此片在金馬獎連莊男配角獎。



暑假第九週:8月27日






死不下檔的《五福星》終於來到最後一週映期,最後一週的廣告版面裡,吳耀漢的裸體取代了成龍的英姿,被擺在最顯眼的位置,可以想見當時戲院裡觀眾反應最好的是什麼橋段。

《午夜蘭花》《金門女兵》《花心大少》皆進入第二週,只有兩部新片。

新聲、皇后院線繼《搭錯車》後再推出台灣新藝城的《帶劍的小孩》,從一個小孩失蹤的事件側寫現代家庭關係的分崩離析,台灣新藝城當時在張艾嘉主持下常拍這類貼近
現實的電影。

金馬院線繼《少林廿四溜馬》後再推出少林題材的電影《三十六板櫈》,加入童星飾演身手不凡的小和尚,可惜不管少林熱或童星熱都不是此時此地的事。



【後話一】關於票房...

這年暑假檔的票房,整體來說比上一年理想,主要是1983年一整年台北票房最賣座的兩部電影,都是來自暑假檔,而且據《臺灣電影百年史話》的資料來看,這兩部電影的票房不僅都比全年第三的電影還高出一千多萬,甚至都比1982年的賣座冠軍《龍少爺》還高了不少。

這兩部電影分別是年度第一的《搭錯車》(4200萬)和年度第二的《五福星》(3710萬)。

《搭錯車》雖然在檔擠的暑假檔只上映了兩週,但一來新聲、皇后線的戲院較多,二來這部電影自八月至年底,小規模的重映了有五、六次之多,其熱潮可說是數年來國片僅見的。而《五福星》能將映期拉長到五週,賣座鼎盛當然不用意外。


【後話二】關於國片...

綜觀1983年的國片市場,可說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先是受累於前兩年以來國片賣座每況愈下,導致拍片量大不如前,片源不足以應付院線片需,九月之後更從六條院線縮編成五條,而有國片沒落的感慨。同時因為《搭錯車》、《看海的日子》、《兒子的大玩偶》和《小畢的故事》等電影叫好又叫座,一些「新電影」和新導演嶄露頭角,而又有國片復甦有望的呼聲。

新電影在藝術、美學和文化上,有其不可磨滅的意義和價值,然而就最現實的商業層面來看,這些「以戰後台灣經驗為內容,以自然寫實為形式風格」的電影,和之前國片市場流行過的所有類型一樣,拍得一多,就會開始乏人問津,在消費主義高漲的年代裡,終難長時間成為市場的主流。

3 則留言:

  1. 太精采,太強了,令我也想效法!!哈...

    回覆刪除
  2. 威哥:

    過獎了,謝謝捧場,你有興趣寫香港版的話,我當然舉腳贊成XD

    回覆刪除
  3.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1.歡迎留言,但即日起不回覆匿名留言,敬請見諒。(匿名留言仍會照常發佈)

2.因Blogger會自動判斷垃圾留言,有時會產生誤判,若您的留言沒有顯示(尤其留言兩次或以上,都沒有顯示時),很可能是遭到誤判,待版工發現時會代為發佈,但有時間差,請見諒。

3.除非廣告或有不雅文字,皆不會主動刪除留言,但若您有需要保存您的留言,建議在送出之前先複製好,雖然次數極少,但偶有換頁或系統問題而導致留言被吃,而無法找回來的情形。